获取第1次

睁开眼睛,脑海中浮现着自己昨晚临别前和陆闯讲的这句话,乔以笙脸一烫,把被子重新罩住自己,缩回被窝里睡回笼觉。

床伴关系结束就结束吧,反正她也不喜欢。

不明不白的。

当然不如男女朋友来得名正言顺。

虽然陆闯照旧一声不吭,没有答应她,但也没有明确拒绝她。

饶是拒绝了,也不怕。通过昨晚她主动吻他,她相信,他的身体总是比他的嘴巴诚实。

回笼觉起床后,乔以笙一整个精神抖擞,主要忙于收拾搬去工地的行李。

隔天,新一周的周一,乔以笙开完例行早会,又收拾了几样需要带去工地办公室里的重要文件。

李芊芊恋恋不舍:“旁边的工位空了,以后我画图累了想和人讲小话放松放松,得找谁。”

乔以笙无语吐槽:“别说得我好像离职了、永远见不到我,每周一我还是要回来开会的。”

到所长办公室和所长打过招呼后,乔以笙前往郊区的工地。m.

出租车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虽然之后单位可以报销车费,但现在是乔以笙自己先垫着,也够她肉疼。

下了车,工地里轰隆隆的施工声比在车厢里时更为清晰的灌进耳朵里,同样灌她满脸的还有飞洒在风中的尘土。

乔以笙赶忙将准备在口袋里的口罩戴到脸上,又不得不摘掉头上的帽子暂且塞进包里——戴不住。

这块地太空旷,四周毫无遮拦,连树都瞧不见,风从四面八方一起吹过来。

在等待小刘来接她的十五分钟里,她人都快吹傻了。

“对不起,乔工,让你久等了。”

姗姗来迟的小刘一开口就道歉,整得乔以笙都不好意思抱怨他怎么速度这么慢。

在小刘主动接过她的行李箱帮她拿时,乔以笙也没客气。

小刘先带她去她的宿舍。

宿舍在距离工地不远的一栋看起来是当地居民自建房的两层平房里,不是单人间,跟大学的学生宿舍似的,上下铺共四张床。

不过小刘告诉她,实际上和她同屋的只是一个负责后勤工作的。

“……条件简陋了些,乔工您多担待。”小刘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门口。

“不简陋,挺好的。”乔以笙粗略扫一圈,把行李箱先推到墙角,不着急收拾,走回门口,“你带我去办公室吧。”

“您不先休息会儿吗?现在正好也是午休时间。”小刘关心,“吃过午饭没?食堂的饭点过了,估计只剩剩饭剩菜,我到附近村民开的餐馆给你买吧。”

“不用麻烦了,剩饭剩菜可以的。”小刘的热情让乔以笙觉得因为自己是女人,所以被特殊照顾。

在职场上要争取女性被公平对待,她认为首先自己就不要表现得因为性别而具有特殊性。

“告诉我食堂在哪儿就行,我有需求自己去。”乔以笙笑眯眯强调,“现在先带我去办公室。”

小刘遂她的意:“好的,乔工,请跟我来。”

办公地点距离工地更近,是用复合彩钢板搭建的临时简易房,两层大长排,十几个房间。

大多数房间的门外均零零散散地晾晒着男人衣物,不难猜测是提供给工地工人的临时住房。

乔以笙没有不好意思,小刘反倒在经过一个挂得太外面的裤衩时不好意思地帮忙撩开,方便乔以笙走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