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十点乔以笙由闹钟叫醒时,人有点迷糊。

不仅仅是熬夜过后睡眠不足的问题,也是宿舍突然空了,后勤大姐所占据的三个铺位东西搬光了。

半个小时后乔以笙到了工地的办公地点,找小刘询问情况。

小刘告知,后勤大姐原本就该住得离工地再紧些,之前因为房间不够,才安排在和她一个宿舍,现在工人这边的宿舍腾出地方了,所以后勤大姐搬过来。

乔以笙恍然。这意味着她得到单人间的待遇。

不用再和后勤大姐磨合同住一间屋的生活习惯,她心里是高兴的,可又觉得好像哪儿怪怪的……

“姐儿,你有任何问题尽管再找我,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随着越来越熟,这些天小刘对她的称呼也变得亲近。

乔以笙点点头,第一次生出寻思:小刘对她的热情,会不会也有杜德友交待过她……?

莫立风又比她早到办公室,乔以笙进去时,焦师傅等人正围着莫立风沟通夜里图纸调整过的部分。

见她出现,莫立风立刻指着她对焦师傅等人道:“这块地方乔工熟,让乔工说。”

焦师傅等人愣一下。m.

乔以笙同样愣一下,迅速反应过来莫立风在帮她,她工位都来不及回,背着包拐过去,抢在被焦师傅等人质疑前,直接开讲。

讲完后,焦师傅等人仍旧一愣一愣的。

搞得乔以笙的自信丢掉一半,有点忐忑没底:“……是不够清楚吗?焦师傅,哪儿不清楚你告诉我。”

“没有,很清楚了,都很清楚了。”焦师傅摇摇头,和其他人一起往外走,继续忙乎去。

临出办公室前,焦师傅又回头望一眼乔以笙,笑了笑,嘴里不知嘀咕什么。

乔以笙长松一口气,转身便向莫立风鞠躬:“谢谢师兄。”

莫立风已经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操作鼠标:“我没帮你什么。”

乔以笙笑。行,主要也是她自己够争气。

中午午歇,她从食堂吃完饭回办公室途中,经过工人宿舍前时,被焦师傅热情地喊过去:“乔工,来来,过来这边坐会儿。”

乔以笙自然承他的面子,何况在工地里偶尔和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吐吐槽吹吹水,建立私交感情,是有好处的。

焦师傅和另外两个负责人在门口用建材木板支了张低矮的小桌,桌上的菜一看就是到镇上餐馆打包回来的加餐,单独开小灶。

乔以笙客客气气上前,把三人一一问候过去,最后问候坐在她旁边的莫立风:“师兄好。”

她很佩服莫立风,在洁癖方面“能屈能伸”,平时他吃喝全部自带餐具,但又能每餐都和大家一样吃食堂。而现在他手里握着的是焦师傅给他的一次性筷子。

“你们师兄妹以前不熟的?”焦师傅的作风比较粗犷,单只脚架到他独自坐的长凳上,裤管卷高至小腿,不拘小节地用力拍了拍。

午后的阳光下,从他裤管上飞扬出来的尘土地飘散到桌上的饭菜里,清晰可见。

乔以笙握着和莫立风的同款一次性筷子,偷偷瞄莫立风敢不敢下手吃,嘴里回答:“嗯,我考入霖舟大学时,师兄已经毕业了。没碰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