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陆闯:“……”

乔以笙笑眯眯。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在她看来,他们现如今就是情侣,就是在谈恋爱。

mia点头:“嗯,春天很适合谈恋爱。”

这回陆闯使了力道挣脱乔以笙。

乔以笙忍俊不禁,笃定这会儿即便松开他了,他也不会跑。

陆闯确实没跑,只是通知mia,他今晚也睡这里。

mia很奇怪地问:“你昨晚不就已经睡这里了?”

陆闯:“……”

比起难为情她和陆闯在mia的家里同床共枕并被mia察觉,乔以笙觉得此时此刻陆闯的神情更逗。

不过陆闯很快恢复淡定:“现在正式通知你一遍。”

乔以笙故意接茬,对mia说:“嗯,你也不用另外浪费一间客房给他了。他还是睡我屋里。”m.

mia无所谓地样子,换了个瑜伽动作:“你们随意。”

乔以笙从“随意”这两个字眼中体味到一股子灵性。

假装无视他们俩却又反过来被他们俩不小心无视的圈圈似终于忍无可忍,默默走过来,蹭蹭陆闯的脚,又蹭蹭乔以笙的脚。

乔以笙哪敢冷落它,陪它玩了半个小时,顺便补了她的晚饭。

陆闯比她早了十分钟上楼。

乔以笙上去时,他在洗澡。

壮着胆子,她悄悄试了试卫生间的门把手。

很遗憾,他从里面反锁了。

——“遗憾”这个念头冒出脑袋时,乔以笙臊了臊,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吹吹风、散散热。

应该买了吧他?她心里默默地思考,没买的话他肯定不敢住下来吧?难道他又想忍一个晚上?

察觉水声停止,乔以笙突然有点紧张了。明明都和他搞了不知道多少次,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关起窗户后,又重新打开。

陆闯在她第二次关窗户时打开卫生间的门出来。

看见她,他停住步子没动。

乔以笙后背倚靠着窗台,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注视他浑身氤氲潮气,也一时静悄悄。

但两人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的目光,无形中分明霹雳吧啦迸溅细碎的火苗。

陆闯当先撇开眼,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继续迈开步伐,叮嘱道:“这里的热水器不太好使,预热比较久。现在水温刚合适,你抓紧时间,一会儿又要凉了。”

“……嗯,好。”乔以笙带着换洗衣物进浴室。

在反锁和不反锁之间……犹豫再三,选择了不锁。

水温确实正合适,比昨晚她用的时候要好很多。

乔以笙后知后觉,他比她先进来洗澡,会不会就是为了先帮她调适水温……?

亏她故意没锁门,却全程无事发生。

乔以笙不免郁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