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爸自己也不清楚。但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被遗弃,不外乎家里养不起,”杜晚卿轻叹,稍一顿,补充道,“或者其他难以启齿的理由。”

难以启齿……四个字真的很残忍,极大程度说明乔敬启的出生是不被喜欢的、不被祝福的、不被允许的。

比起后面,乔以笙更愿意相信前一个理由,因为家里困难才忍痛不要孩子。

这不代表前一种理由乔以笙可以接受。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足以成为他们遗弃小孩的借口。生养、生养,生之前就应该做好负责这个孩子的准备,生之后更要承担去养育这个孩子的义务和责任。

乔以笙红了红眼,一只手不由自主摸向自己的小腹。

她和陆闯那个孩子,她还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就走了……

这也是孩子走掉之后,乔以笙第一次和杜晚卿通电话:“舅妈,想你了。”

杜晚卿笑:“想我了周末就再回来。”

乔以笙只能以王婆卖瓜的口气撒谎道:“我多重要啊,工地可是离不开我。”

她怀疑这会儿莫立风估计该打喷嚏。工地真正离不开的人是莫立风才对。

跟杜晚卿又撒了两句娇,乔以笙便继续骚扰莫立风——莫立风的设计稿上有太多问题值得请教了。

原稿里的涂改、修订、线条的逐步完善以及时不时出现的标注,每一个细节皆记录“Mo”的设计理念、思路和完稿过程,等于给她机会膜拜建筑大神脑子里的东西。

而越是这样一览无遗,乔以笙越有问题咨询莫立风。

她尽量不挑白天上班的时间,估摸着莫立风平日夜跑结束休息再宿舍里的点,再一一丢给莫立风。

莫立风在回答专业问题的时候,话虽然多一些,但还是点到即止。

并非莫立风吝啬,不详细展开,而是往往他点出来一下,乔以笙便恍然大悟,完全明白了。

因为和莫立风探讨得过于专注,大炮的电话第三次打进来时乔以笙才发现。

大炮是来告诉乔以笙,视频截图里的男人,今天下午也出现在了工地,询问乔以笙的去处。

“闯哥觉得不太妙,我就来问问嫂子,那个陌生人有没有再给你打电话?”

大炮又喊回乔以笙原来的称呼,乔以笙并不好奇这是不是陆闯的授意。

昨天接到陌生男人的电话之后乔以笙很快就告诉给大炮了。

今天乔以笙则还没考虑清楚要不要说。

虽然对方可能是个骗子,但也涉及乔敬启的隐私。她和陆闯现在就是单纯的捆绑关系,没必要的事情她不乐意让他知道。

即便对于她的家庭背景一清二楚的陆闯而言,乔敬启是孤儿这件事并非秘密。

犹豫间,乔以笙隐去对方要她做亲子鉴定的部分,只简单透露给大炮,她确实又接到电话,但交谈内容和昨天差不多-

陆闯收到大炮的回复后凝眉,若有所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