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闯离开后没多久,牛奶奶就来敲门,给乔以笙送了宵夜。

乔以笙正好用吃宵夜的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便专注投入今夜的画图日程之中。

临睡前,乔以笙又瞄了几眼聂季朗发给她的那份资料。

其他人的内容她翻着翻着,重新翻回到陆闯的资料上。

她的目光落在陆闯的出生年月上。

大二那一年,她只记得是初夏,并不记得具体究竟是哪一天。

现在看起来,好像没几天就该到日子了……

放下平板电脑,乔以笙拿起手机,点开和欧鸥的对话框:【你帮我订做了没?】

欧鸥:【刚联系好我认识的老板。明天我把样式发给你选一选】

乔以笙:【嗯,可以。我要新增加一个订单】

欧鸥:【做两个啊?】

乔以笙:【对】

欧鸥:【我怎么觉得我身为你最好的朋友,连陆闯的一条狗都不如?】

乔以笙:【你要的话,我可以再追加一个,订做给你】

欧鸥:【乖乖,不愧是聂大小姐,出手都比以前阔绰了】

乔以笙:【……我以前很小气吗?】

欧鸥:【哈哈,当然没有,我们乖乖怎么会小气?】

【对了,听说你今天在宜丰庄园挑未婚夫?】字里行间透露着欧鸥的揶揄。

乔以笙一言概之:【歪瓜裂枣】

欧鸥:【陆闯不是也去了?】

乔以笙:【……你消息又这么灵通?】

欧鸥:【不是吧乖乖,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受关注?不应该吧?你难道没有收到一些从前八竿子打不着的同学突然加你好友和你套近乎吗?别说校友群里每天都是围绕着你的八卦,陈老三都天天找我打听有没有内部消息】

乔以笙:【被我略过了吧,之前陆家太多人给我发垃圾消息】

欧鸥:【太奇幻了,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的身边,主角还是我的好朋友。我回家也要问问我爸妈,他们是不是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亲生的,或者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乔以笙:【你等着挨揍】

欧鸥在她回复过去的同一时间发过来新消息:【对了,郑洋的妈妈昨天过世了,陈老三他们在帮忙操办后事】

乔以笙的指尖一顿。

因为许哲还没抓到,她主动销案就太奇怪了,所以警方那边仍旧调查着许哲的失踪,只不过她没有再去主动过问罢了。

毕竟她人回来了,她也没要求警方必须破案,警方那边每日警务也特别多,对许哲的失踪也不怎么紧迫去调查。

调查方向主要放在伍碧琴身上,认为只要许哲活着就有可能再来看伍碧琴。虽然许哲失踪之前,给伍碧琴续了足够的住院费,也支付给照顾伍碧琴的护工可观数目的工资,甚至连伍碧琴身故后的殡葬服务都提前安排好了,似乎确定他之后再也不会回来。

陆闯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消息。

乔以笙可以理解他为什么没说。

毕竟无论她由伍碧琴想到郑洋还是想到许哲,都不是什么好事。

也可能他认为没什么好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