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

她能理他才有鬼了……

与其说是帮她驱赶噩梦,莫若说是他自己想做chu

梦……

识海陷入与周公的约会前,乔以笙怀疑,她睡着之后陆闯可能偷偷地有小动作。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隔天清晨,生物钟令乔以笙自然醒时,她不清楚半夜陆闯是否趁她有小动作,但陆闯已经不在。

床前地毯上的地铺收拾起来了,被子和枕头叠得歪歪扭扭安置在墙角她的行李箱上面。

所以他这是赶在阿苓回来前来她宿舍、赶在阿苓起床前离开?

罕见的是,今天乔以笙早餐吃到一半,阿苓才出现,向乔以笙道歉,说她不小心睡迟了。

乔以笙其实挺心疼阿苓的:“会不会太辛苦?”

“不会,一点也不辛苦。”阿苓说,“跟在大小姐身边每天都太闲了。”

乔以笙:“……”.

想想也确实是她多虑了,阿苓从前在军队肯定比现在更辛苦,才能练出站着睡觉的本领。

见阿苓用充满审视的目光盯着院子里刚刚从市场里买回来新鲜食材正在卸货的大炮,乔以笙狐疑:“怎么了?”

阿苓从大炮身上收回目光:“没什么,大小姐。”

出门上班时,乔以笙特地在修车铺门口逡巡了一圈,成功找到摄像头的位置,验证了她的猜测——昨天早上不是小刘通风报信得快,而是陆闯自己通过这个监控亲眼看到她和莫立风一起坐上小刘的车吧?

晚上乔以笙下班回来,进宿舍,毫无意外地,再次见到陆闯。

一样的着装、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电脑。

唯一的不同,是他今天嘴里叼了根没点燃的烟。

脊梁挺拔,一双腿结实修长的腿惹人注目,说他正在凹造型拍杂志封面硬照也不是不行。

他在她进门的时候还好像正忘我地工作中,没察觉她的动静。

乔以笙问他第三遍他才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你哪来源源不断的油菜花?”乔以笙指着花瓶。

这都该过花期了吧?

之前她还怀疑过,不是每天的油菜花都从贡安摘过来的,现在她认为确信无疑。

结果陆闯说:“有的是办法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有油菜花。”

“所以陆大老板的办法究竟是什么,不让我见识见识?”

“商业机密。”一勾唇,陆闯咬了咬嘴里的烟头,似笑非笑眯眼瞧她,“想知道的话,是不是得拿什么来交换?”

乔以笙觉得这句话不啻于他从前的口头禅“我不免费……”。

她轻飘飘地回答:“噢,我就随口问问,没那么想知道。”

说完乔以笙放下包,离开宿舍到外面公共区域吃饭。

迎面乔以笙遇到擅作主张帮她送晚餐过来的大炮:“欸?嫂子?你怎么又出来了?”

乔以笙说:“给他吃吧,我外面吃效率高些。”

大炮:“……”

乔以笙刚在饭桌前坐下,就接到陆闯的电话:“乔以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