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乔以笙才见到莫立风的。

乔以笙对他的感激不胜言表:“谢谢师兄。”

莫立风似乎没明白:“谢什么?”

“谢谢师兄同意我回来工地。”乔以笙把牛奶奶蒸的包子里看起来最大的一个让给莫立风。

莫立风说:“我没给意见。谁来对我都没差。”

没给意见也就是没有反对,同样算是帮了她。乔以笙还是要谢的。

前来接乔以笙的小刘默默地举个手:“姐儿,你今天可以坐我的车去上班吗?”

小刘来了有一会儿,但乔以笙在和莫立风讲话,没把注意力放他身上,他一直没有机会插嘴。他心里也对之前乔以笙烦他还残留心理阴影。

而且乔以笙就是在烦他的那阵子遭遇绑架的。小刘总感觉自己有点责任,没有及时关注到乔以笙的心理状态。

“可以。为什么不行?”乔以笙现在已经没了怀孕的烦恼,并不担心被小刘察觉到猫腻,自然不想再去麻烦莫立风。毕竟每回坐莫立风的车,都得照顾莫立风的洁癖。

小刘简直要喜极而泣:“欢迎回来!姐儿!”

乔以笙觉得有必要私底下提醒小刘,不要再当着莫立风的面表现出和她的关系异乎寻常地好,也不怕被莫立风怀疑的吗?

她觑了觑莫立风。

莫立风好似毫无察觉,从餐桌前先行起身,走了出去。

乔以笙这时才忽然反应过来:今天莫立风来外面和她同桌就餐了?不是一个人在他的屋里?

既然莫立风都去上班了,乔以笙自然也不能落后,带上没吃完的包子,坐上小刘的车,悄悄让小刘超过莫立风。

于是乔以笙成功地赶在莫立风之前抵达工地办公室。

但进去办公室,看见自己的工位里堆满花束,乔以笙有点懵,询问对座里的莫立风:“……这是我同事李工留下的吗?”

不像吧?

说实话,乔以笙见到此副场景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工位的主人去世了,所以人人送花来悼念她。

最关键是除去花束之外,还有一些水果,看起来更像是悼念死者的贡品。

莫立风习惯性地挤着免洗洗手液擦手,闻言瞥一眼她花团锦簇的工位:“不清楚。周末前没有。”

花束看起来很新鲜,也确实不像上周工作日留下的。

那总不可能是办公室里的人为了庆祝她复工而送的吧?

可她和光华嘉业项目组的人以往并没有太多交集……

狐疑间,乔以笙发现花束和果篮上是有小卡片的。

她取出一张查看,入目的是又是和她手机短信里收到的差不多的土味情话,最后署名“余子誉”。

余子荣的那位双胞胎兄弟?

乔以笙:“……”

而未及乔以笙进一步反应,紧接着又好几位闪送专员出现,让乔以笙签收东西。

又是无数的花束和果篮,还有很多饮料糕点,来自不同的陆家子孙,送给乔以笙的,也是招待乔以笙的同事的。

甚至不知道谁聘请了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过来,要入驻工地的食堂,为全部的工人们造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