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面无表情地提醒他,“陆闯,你现在是我的追求者,不是我的男朋友,这样的行为属于性骚扰。”

陆闯说:“所以我在征询你的意思,还什么都没做。”

乔以笙:“……”

换言之,如果他未加收敛,刚刚就直接上嘴了。

够嚣张的。

乔以笙吐槽:“你们陆家子孙全一路货色,你也很油腻。”

陆闯的表情几经变幻:“……”

乔以笙背过身,下意识往嘴里塞了AD钙奶,吸了两口,觉得这奶比她记忆中来得甜。

她确实很久没吃零食了。她在Mia家休养期间,天天进补的都是大鱼大肉的正餐,没有吃零食的空隙。

而这种逛超市专门买零食,也确实得往前追溯到她念本科那会儿,和欧鸥经常一袋一袋的零食带回宿舍里。

陆闯的轻嗤自她身后传出:“别拿我和那群蛇虫鼠蚁相提并论,我即便油腻,也比他们强。”

“噢?我怎么不知道?”乔以笙转头。

陆闯斜勾唇:“乔以笙,我是你指定可以追求你的人,他们不是。”

洋洋自得的模样,乔以笙仿佛都能看见他背后有尾巴高高翘起。她毫不留情地兜头泼他一盆冷水:“他们是光明正大地追求我,但你只能偷偷摸摸。”

陆闯嘴角斜勾的弧度僵在那儿:“……”

乔以笙随手将她很久没吃到的一款老牌零食放进购物车,并把她喝剩的AD钙奶塞到他手里:“你可以去结账了。”

什么等小刘通知?小刘怕是会迟迟不通知。

至于逛超市,她今天没闲情,还赶着回去,早点吃完晚饭,早点画图纸。

“……”陆闯黑着一双眼睛,重新含住AD钙奶的吸管,大口地吸光里面的奶,推着购物车朝收银台方向去。

乔以笙折返到先前的区域,阿苓不仅仍旧站在洗发水前,连位置都没偏离分毫。

陪同在旁的小刘还在好心地问:“你真的不去拿沐浴露或者其他东西吗?”

阿苓很死板地说:“大小姐让我在这里等她回来。”

乔以笙:“……”

她便顺手取了货架上的一瓶沐浴露再走到阿苓面前:“行了,我回来了。”

小刘主动帮乔以笙推购物车:“姐儿,这么快啊?”

乔以笙点点头,带着阿苓朝前走着:“嗯,那边很快。”

排队结账的时候,瞧见群里瘦猴子正在问超市里现在什么情况,小刘把自己刚刚和乔以笙的两句对话发进群里,并说:【Boss看样子是没抓住和姐儿的相处机会】

大炮、瘦猴子等人的理解却和小刘不一样,一个个在群里止不住地刷屏大笑。

带头笑得最多的大炮还在笑中严肃地插播一句:【不许这样对闯哥】

下一句大炮又说:【我现在就让阿嬷给闯哥炖点补品,一会儿闯哥上我家能吃上热乎的】

小刘宛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发了个问号表情。

大炮:【大人的事情,小孩别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