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出口的同一时刻,乔以笙的耳畔浮现久远的一句话:“我陆闯玩过的女人,即便腻了,丢开了,别人也休想轻易碰。”

乔以笙愣了一下。

陆闯也愣了一下。

乔以笙愣,是因为她不自觉间和陆闯讲出类似的话。和早前故意学陆闯讲话不一样。

那会儿陆闯还嘲笑她总鹦鹉学舌。

乔以笙面色镇定自若。不就又学了他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那边愣一下之后的陆闯露出意味声长的笑容,偏偏点了出来:“乔以笙,怎么听起来很耳熟?”

“是吗?”乔以笙眉目淡静,“怎么耳熟了?”

陆闯斜勾唇:“那就没有吧。”

下一句陆闯强调:“对了,最后那个花,是送给乔以笙的,不是聂大小姐的。虽然乔以笙和现在的聂大小姐是同一个人。”

乔以笙get到他的意思,评价道:“我没你那么无聊,会把乔以笙和现在的聂大小姐分开成两个不同的人。”

陆闯:“……”

乔以笙回归正题:“说说吧,你应该有的是办法不参加今天的相亲才对。来了,还有所准备,只会挑起其他人对你这个竞争对手的注意——别和我说你拿朱曼莉当挡箭牌,朱曼莉确实能帮你挡掉很大一部分,但你不参加,才是最好的选择。”

陆闯狭眸哂笑:“我不参加,亲自看看现场是什么样,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信守承诺?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和那群低等劣质男人勾勾搭——”

四个字他都讲出三个字了再刹车,早已经迟了。陆闯皱着眉,瞥一眼她并没有给什么反应的表情,还是改掉了措辞,语气则仍旧凶巴巴:“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接受那群低等劣质男人的献殷勤?”

乔以笙替他做总结:“哦,就是你吃醋。”

陆闯:“……”

乔以笙觉得可以用“敢怒不敢言”来形容他此刻的表情。

短暂数秒的“不敢言”之后,陆闯还是又言了,扬起下巴的下巴彰显着倨傲与不屑:“另外,乔以笙,我这是在告诉你,我不仅可以私底下偷偷摸摸地追求你,我也可以明面上大大方方地追求你。”

乔以笙点点头:“噢。”

“……”陆闯不小心真实地泄露了他的憋屈,“你这算什么反应?”

“什么什么反应?”乔以笙挑高眉尾,“是要我对你感激涕零、五体投地地叩谢你有在努力追求我?”

陆闯:“……”

乔以笙起身,回到桌子前,背过身去打开电脑,电脑屏幕映照出她嘴角翘起的弧度。但她讲出的话依然很冷静:“适可而止,陆闯,别玩翻车了,影响大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