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刘的帮助下,阿苓被安排进工地办公室的茶水间当茶水小妹,一个可有可无的闲职。

虽然阿苓一看就是托关系进来的,但无人在意,毕竟现在无论走到哪儿,身边都有类似的存在。

乔以笙对阿苓唯一的要求是,在工地办公室里时假装不认识她。

莫立风一贯地两耳不闻窗外事,连阿苓住进他隔壁宿舍都不问一问。

乔以笙自然认为这是莫立风不好多管闲事的性格使然,可偶尔不免也会想,陆闯对莫立风做得背调最好是没有出错,否则倘若日后发现莫立风是隐藏的大佬,陆闯那张脸该往哪儿搁。

不再被外来人员干扰的剩余三天工作日,乔以笙很安稳地度过。

周四晚上乔以笙就接到聂婧溪的电话,询问她周五是不是可以进市区,乔以笙以驾校的课程为理由,和聂婧溪约定周六晚上再见。

而周五晚上乔以笙去Mia家,没有带上阿苓,让阿苓继续住大炮的家里,放阿苓一天假。

乔以笙不知道聂季朗是如何雇佣阿德和阿苓兄妹俩的,因为现在阿苓跟着她,所以她寻思着自己正常给阿苓发工资。

——就是,发放给阿苓的工资,乔以笙用的不是她辛辛苦苦工作挣来的工资,而是聂季朗送给乔以笙的副卡。

无限额的,说是聂家大小姐的零花钱。.

乔以笙很没见识地长见识了。她拿到手也没打算真的当作自己的私有物,目前只考虑阿苓的工资问题。

为此乔以笙还专门跟聂季朗商量,不能因为她也给阿苓发工资,聂季朗就停掉他原本给阿苓的工资。

聂季朗说:“你做得没错,我给是我给,你给是你给。”

乔以笙因为他的话,又考虑,以后再给阿苓涨三倍工资。阿德和阿苓兄妹俩,给大户人家办事,必然是辛苦的。同为打工人,乔以笙替他们谋取最大的工作福利。

而乔以笙周五晚上在Mia家与圈圈过了个二人世界,陆闯并未找来。

陆闯那天离开后,最大的存在感,就是给她买了一张按摩椅。

占据的空间属实太大,使得乔以笙能活动的空间缩小,于是当晚就被乔以笙转送到牛奶奶的房间里。

牛奶奶能用,她想用的时候也可以去牛奶奶那边,一举两得,又不浪费。

周六,乔以笙照旧是由大炮送去驾校。

对于周五晚上和周六一整天,大炮恢复工作这件事是特别高兴的:“嫂子,坐我的车,是不是比坐三毛的车舒服?我开得是不是比三毛稳当?”

他们内部都卷成这样了吗?乔以笙狐疑。大炮原本吃的不是阿苓的醋吗?怎么现在和小刘攀比起来了?

趁着现在小刘不在场,乔以笙给了大炮一点安慰和信心:“嗯,是的,是舒服一点、稳当一点。”

乔以笙并不知道,当她走进驾校大门的一刻,大炮就往群里嘚瑟:【嫂子亲口认证,坐我的车最顺心】

等傍晚乔以笙从驾校下课出来,接她的人就变成阿苓。

阿苓开了上回阿德用来接送她的那辆车。

乔以笙也不坐后座了,选择坐在了阿苓身边的副驾里,和阿苓闲聊了几句。

譬如阿苓的年龄、籍贯等基础信息。

乔以笙最感兴趣的关于站着睡觉这一点,阿苓告诉乔以笙,不仅她可以,阿德也可以。

原因是阿苓和阿德从前是军人,常常彻夜站岗,有时候实在太累了,就保持站姿眯眼睡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