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方袖和杨芊儿素来是和聂婧溪同桌吃饭的,乔以笙便让阿苓也落座。

陆清儒由保姆单独带去照顾。

餐桌前加上宋红女,统共六人。

得益于聂家“食不言”的规矩,整顿晚饭吃下来,情况比乔以笙预想得舒适。

宋红女偶尔给她夹夹菜。

聂婧溪告诉她哪几道菜是宋红女专门为她亲自下厨做出来的。

宋红女以前是地地道道的霖舟人,所以做菜的口味也偏霖舟。

饭后,在聂婧溪的安排下,一行人到顶层的露台上喝茶。

陆清儒从前在这里建造这栋别墅,为的就是时时刻刻可以看见旁边属于聂奶奶的老房子,故而充分考虑到夜晚的环境,专门设置了打向老房子的照明灯。

今晚照明灯就全部打开了。

三百六十度环绕式地照出整栋老房子。

亮如白昼。

陆清儒显得很开心,坐在最佳观赏角度的位子里,拍拍手掌,又转头笑眯眯看看乔以笙:“佩佩,甚好。”

宋红女见状双手合十,朝老房子的上空喃喃:“现在还能这么念叨佩佩的人,只剩我和陆老头了。”

乔以笙好奇:“聂奶——我奶奶没嫁人前和陆爷爷谈恋爱,你是不是见证者?”

宋红女望向老房子:“我以前家里穷,托沾亲带故的福,七八岁就来到你奶奶身边陪伴她,所以也算小时候就认识陆老头了。他们两个青梅竹马的感情,我是一直看在眼里的。”

“陆老头一心想着佩佩,也不枉费佩佩当年为他做的那些事……”

“奶奶为陆爷爷做了什么事?”这次提问的是聂婧溪。

“也没什么,就是那会儿佩佩突然要被家里人嫁去聂家,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干过一些绝食、逃婚之类的傻事。都过去啰。”宋红女简单回答了两句。

乔以笙又好奇:“既然奶奶和陆爷爷感情那么深,我爷爷当年应该费了不少心思才让奶奶爱上他吧?”

“可不。”宋红女接下去重点讲述聂老爷子从前待聂奶奶如何如何好。

乔以笙注视着陆清儒,突然在想,陆老太太呢?

当初据聂婧溪说,聂老爷子和陆清儒,相互之间不仅不存在嫌隙,还因为佩佩成为了好朋友。

那陆老太太是什么想法?自己的丈夫一直记挂年少时的初恋,不仅一直在寻找对方,找到之后还和对方的家庭交好,两家人定下婚约。

特别是陆清儒老年痴呆后也只记得佩佩,完全遗忘了陆老太太。

连陆老太太和陆清儒生下的那些子女,也都没提起过她,坦然地接受陆清儒对聂奶奶的感情。

陆老太太在陆家好像完全是隐形的,甚至不存在似的。

“……女人的心终究是软的,是会被感动的,尤其有了孩子之后,年轻时的情情爱爱就不算什么了。”宋红女恰巧讲到如此的一句话。

宋红女在讲的是聂奶奶佩佩,但仿佛又不完全在说聂奶奶佩佩,而是映射了许多女性的心理。

在宋红女的这句话之下,乔以笙重新思考起,佩佩后来对聂老爷子的感情,究竟出于爱情,还是感动衍生出来的其他情感?后期有了孩子之后又有了牵绊和亲情,于是过去的遗憾不得不就那么让它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