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回应“报平安”,也是乔以笙准备早点睡觉了。

陆闯却似没看懂她的第二个意思,电话打过来。

乔以笙只能把刚放下的手机重新拿起,划过接听键:“还有什么事?”

陆闯说:“听一下你的声音,确认是乔以笙本人。”

乔以笙:“……”怎么就怀疑不是她本人了?

陆闯又说:“声音要有可能伪造。你打开视频,让我进一步确认。”

乔以笙想翻白眼:“我要休息了,明天起床还要观赏耍猴戏。”

“……”

陆闯沉默得有些诡异。

乔以笙倒是刚记起名册上有他:“聂婧溪告诉我,你最近在‘做复健’?”

她有点相信聂婧溪对陆闯是真爱了。.

如今聂婧溪和陆闯的婚约虽然取消了,但聂婧溪对陆闯和从前没两样。

刚刚在顶层的露台上,据聂婧溪透露的意思,聂婧溪仍旧想嫁给陆闯。

但因为聂婧溪如今手里没有陆家晟想要的东西,所以陆家晟的态度比先前模棱两可。

“陆伯伯打的算盘估计是,怎么把阿闯卖出最好的价钱。”聂婧溪如是道。

乔以笙内心暗暗惊诧聂婧溪在她面前的直白。

而她明白聂婧溪口中“卖出最好价钱”的意思。陆家晟还是寄希望于新的聂家大小姐能看上陆闯。

如果最后没能和聂家大小姐结婚,又废又疯的陆闯能娶到聂婧溪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果。

“阿闯是很让人心疼的……”聂婧溪感慨。

彼时乔以笙未接茬。

现在陆闯听她提及聂婧溪,语气略微烦躁:“乔以笙,你在嘲讽我。”

“我嘲讽你什么了?”乔以笙狐疑,“复健?”

“都嘲讽。”陆闯说,“嘲讽我装疯,也嘲讽我还在被聂婧溪骚扰。”

既然他非要这么认为,乔以笙便应承:“我是觉得挺好笑的。”

陆闯:“……”

也不满意?乔以笙便给他来一句真真正正的嘲讽:“陆少爷,祝你早日站起来。”

回应她的是背景里圈圈的叫唤声。

“你现在在Mia家里?”乔以笙猜测。又到了他看病的时间?

陆闯没说话,默认。

圈圈又汪汪吠了两声,像是代替陆闯回答。

乔以笙躺进被子里:“陆闯,我真的要休息了。”

“嗯。”陆闯说,“祝你明天觅得佳婿。”

乔以笙:“……”-

丢手机到一旁,陆闯往后躺,躺倒在床上,脑袋一转,脸埋进被子里。

被子里满是属于乔以笙的气息。毕竟早上乔以笙还是从这张床爬起来的。

和他玩到一半被撂在一旁不予理会的圈圈叼着玩具使劲地蹭陆闯。

好一会儿,陆闯重新坐起,接过圈圈的玩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