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陆闯绷着冷峻的下巴映入她的眼帘。

乔以笙的眼睛发酸。

她很确定不是因为刚才咳嗽的酸,而是陆闯带来的酸。

“能不能自己继续喝?”陆闯把暂时搁床头柜上的南瓜粥端到她面前,加以示意。

乔以笙没给反应。

“噢,那就是自己喝不了,必须我接着喂。”言罢,陆闯先凑到碗里含了一口粥,然后转回头来,又一次堵住她的唇,照方才的方式喂她喝进去。

这次乔以笙不仅咳嗽,咳着咳着还把粥吐出来了一些。

陆闯踢过来垃圾桶,倒难得地有耐性:“没事,吐一半,起码也吃一半了,吐掉的后面给你再补回去。”

等乔以笙咳完,陆闯再依样画葫芦喂第三口。

乔以笙终于好好地吃进去,既不再咳嗽也不再吐。一秒记住

于是发现陆闯打算亲自喂第四口时,她拒绝:“我自己来。”

陆闯扶她坐起来在床头靠好,并没有把碗交给乔以笙,而是坐在床边改用勺子喂到乔以笙嘴边。

乔以笙看着他。

“怎么?”剑眉压不住陆闯眸中的锋芒,“不是说自己来?”

乔以笙张开嘴,含住勺子里的粥。

方才他喂给她的偏稀一些,现在舀给她的比较稠。

但说实话乔以笙确实没胃口。只是陆闯喂她之前,她甚至反胃,眼下即便嘴里吃得没滋没味,起码咽得下东西。

等碗见底,乔以笙也觉得身上恢复力气了。

陆闯问:“要睡觉吗?睡得着吗?”

乔以笙摇摇头。

“那正好,来帮我一起包饺子。”陆闯起身,朝她伸出手。

乔以笙没给反应。

陆闯弯腰,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手绕到她的后背、一手绕到她的膝窝后,将她抱起,迈步出去。

穿过客厅,进入厨房,陆闯放她坐在流理台上:“别乱动。”

他又走出厨房,顷刻,拎来她的家居拖鞋,套到她的脚上。

乔以笙还没有见过他如此主动地伺候过人。

陆闯把她从流理台抱下来,却没有立马松手,睨着她问:“现在可以帮忙了?”

乔以笙推开他手臂的支撑,独自站稳,然后伸手拿明晃晃摆在台面上的食材。可并非她想帮陆闯包饺子,纯粹是她觉得,包饺子确实是件消磨时间的事情。

精力集中在饺子上,或许她能暂时不再记起郑洋的死、记起网络上的那些言论。

陆闯的胸膛若即若离贴着她的后背,从后往前给她套上围裙,旋即后退一步,系带子。

乔以笙低头。

他果然说到做到,买新围裙了。

围裙上的图案是条狗狗,很大的一张脸印在从腰间至胸口的部位,和圈圈一样是黄色的,不过也和陆闯家那个杯子上的狗一样,辨不出具体品种。

后颈传来陆闯指尖的温热触感,是他又伸手帮她将头发拨弄出来。

然后乔以笙看到,围裙不止一件,陆闯给他自己也准备了,和她同款,只比她身上穿的大一号。

瞥过之后,乔以笙沉默地继续手里的活。

陆闯和上次一样的分工,挑着力所能及的下手来干,但不似上次嘴皮子动得比手多。

他也沉默。

明显是郑洋的死,同样影响到他的情绪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