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十五分钟后乔以笙才从咨询室里出去。

因为今天带着狗,陆闯没有进来,和圈圈一起等在外面的车内。

圈圈率先发现她的身影,吠了两声。

原本在后座撸圈圈的陆闯,下车改回驾驶座里。

乔以笙坐进副驾,系好安全带。

陆闯启动车子,似随口问一句:“今天聊得怎样?”

“挺好。”不像第一次,是哭着醒来的。

陆闯点了下头,说:“先送圈圈去宠物店,然后我跟你一起回的公寓。”

“不用,我今天还是住你的公寓。”

闻言,陆闯侧眸看她一眼。

“不行?”乔以笙的双眸等在那儿,霎时与他四目相对。一秒记住

仅半秒,陆闯转回眸平视前方,嘴角微勾,拖腔带调:“确实,还没在我的公寓里做过。”

乔以笙:“……”

她忍下脾气没回嘴。

陆闯对她的沉默感到怪异:“我是不是应该侵犯你的隐私,找医生询问你刚刚在里头究竟什么情况?”

乔以笙摸着钻到前面来的圈圈的脑袋,平静地说:“我又不是法盲。心理医生都有职业操守的,不能随意泄露咨询者的隐私。这种普通的常识我还是懂的。”

陆闯又瞥了她一眼,暂时没继续理她,专心开车。

出去玩,开心,回到家,圈圈也开心,一进门就绕着满屋子跑了两圈,似要把在山林里意犹未尽的精力悉数发泄出来。

乔以笙则也走到他的开放式厨房绕一圈:“你怎么想的?这要是开灶,油烟岂不都飘到床那边去了?”

“你想在我这儿做饭?”陆闯跟听到笑话似的。

乔以笙挑眉:“不行?”

“我管你?”陆闯转身边拖着衣服边往衣架走,一贯地在她面前不拘小节。

比起昨天一早看他撑拉力绳健身,眼下乔以笙的注意力集中在他后背的疤痕。

虽然鞭伤全好了,但新的、旧的痕迹或浅或深地留在了他的皮肤上。

以前电视剧里说,男人的皮肤,有点疤才血性。

乔以笙见过它们变成疤之前的样子,无法将它们当成他的荣耀徽章。

“你都这么大了,你爸生气的方式还是打人?”她之前没问,因为当时的他看起来也没法回答。

正在换家居服的陆闯声音闷在衣服的布帛里:“陆家留着祠堂,留着老祖宗最经典的体罚项目。不过陆家晟确实也有暴力倾向。”

问话之前乔以笙其实做好了他不搭理的准备,因为他告诫过的,少插手他的事。

所以现在听到他直接告诉她,乔以笙有点意外。

但刚说完陆闯明显就后悔了,不爽地转头问她:“你打听这些做什么?闲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