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低垂眼帘,她假借盯着圈圈的姿势,悄悄觑两人交握的手,一直在等陆闯什么时候放。

然而快走回陆闯所在的那栋楼,他也没放。

这样在意牵手不牵手的问题,让乔以笙又一次鄙夷自己,都二十七岁了,为什么还有小女生的心理。

——是啊,小女生心理,当年和郑洋第一次牵手,她都没有如此小女生,更多的是难为情。

而难为情,更多的也不是出于对郑洋的羞涩,是因为欧鸥和陆闯坐在她和郑洋的后排两个座位里一起看电影(第19章)。

虽然当时影厅里光线很暗,但郑洋牵住她的手时,她还是感觉欧鸥和陆闯应该瞧得很清楚,两人的目光通过座椅间的缝隙盯在她和郑洋交握在扶手处的两只手。

被拉来给他们分别壮胆和撑排面的人,结果造成乔以笙的难为情。

事后欧鸥拿牵手这件事调侃乔以笙,也证明了乔以笙的感觉没有出错。

那么换言之,当年陆闯和欧鸥一样……

“地上有金子捡?”陆闯问。

乔以笙抬眸,碰上他探究的眼神。一秒记住

舔了舔唇,她拿另一个话题遮掩过去:“你住的这个地方,是霖舟市难得的一处不在陆氏集团旗下的高档小区。”

入职留白建筑事务以来所接触的众多商业项目,弥补了乔以笙从前在学校里对这方面情况的信息缺失。可以说霖舟市目前为止的所有建筑归属,她心中皆大致有数。

之前她并未在意,现在她可以理解,陆闯既然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还敢带她来他的公寓。因为这处住所是陆闯避开陆家专门挑的。

“有需要的时候,你是假装住在其他女人那里,其实回的是这里?”乔以笙猜测。

心底还在毫无意义地纠结,他从澳洲回国后才买下这里的,时间不长,这段不长的时间里,截止和她签订床伴协议承诺暂时不会再碰其他女人,他掩人耳目的次数多吗?

陆闯没回答她:“你就在想这些东西?”

“不止。”乔以笙又提出,“你要毁掉陆家,但你和你二哥、二嫂之间好像没有秘密?你们是合作关系吗?”

陆闯反问:“谁告诉你我和他们之间没有秘密?”

“你二哥二嫂不是知道我们的关系?”——欲待出口的这句话,乔以笙止住了,因为她意识到这句话似乎她在自取其辱。

她和他的关系,或许是个小秘密,但在他的复仇计划面前,无足轻重。所以他其实已经回答她了,他和他二哥、二嫂之间是有秘密,秘密不是她和他的关系而已。

“没有,我随便说的。”乔以笙顿时没了探究的欲望。

陆闯则也正强调:“乔以笙,我说过,我在陆家那边要干什么,你不要插手。即便看到一些事,也不要有好奇心。”

“嗯,我的床伴。”乔以笙带着圈圈走出电梯。

陆闯皱眉追上你:“你这什么态度什么表情?”

“很正常的态度和表情。”乔以笙觉得他质问得对,她刚刚不该甩脸色,她选择道歉,“不好意思。我这几天的情绪本来就反复无常。”

郑洋跳楼事件带给她的负面影响是个很好的理由,陆闯没有怀疑她,唇线抿得直直的。

开门的时候,他捡起他们遛狗期间外卖员放在门口的早餐袋,和乔以笙带着圈圈往里走,说:“心理咨询室那边是一个疗程,暂时安排你一周去三次。你如果觉得有需要,可以增加次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