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你听我的,老老实实做你们建筑所里的其他项目,避开陆家,不趟浑水,不给我添麻烦,就是最大的帮忙。”

“……”行,看起来配合是没可能打了,乔以笙不再做无用功,客观告诉他,“项目不是我不想做就能不做的。我们建筑所里的领导对大家的工作都是有安排的。”

“以及,像我这样才从学校里毕业出来不到一年的助理建筑师,能被放心地交托这个项目,也是得益于你你未婚妻对我的另眼相看。所以我休假了一个星期,项目没变动,继续由我负责。”

“你有本事把项目从我手里搞掉,你就去搞。你搞得掉,我不做就不做了。”

也不会因为被他搞掉这个项目找他算账。

反正要她主动放弃,没门。

乔以笙认为她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陆闯接受了她的让步,沉默地把手从她下巴移开。

乔以笙摸着下巴冷笑:“你是有暴力倾向吗?每次动不动捏我的下巴。”

陆闯幽黑的瞳孔缩了缩,眸底稍纵即逝一丝什么,然后嘲弄的嗓音似破碎的薄冰:“嗯,有这方面的基因。我鞭伤怎么来的,你不都知道了?”

“……”怎么又好像成了她讲错话?m.

最可恶的是,乔以笙将陆家晟动不动抽他鞭子和他在陆家的处境两件事相联系,刚刚和他争执期间对他产生的火气突然就烧不起来了。

女人的心果然天生比男人的软。乔以笙自知必须抵制。

但她现在也确实撂不出狠话,只能不输阵地说:“你在恐吓我吗?”

陆闯重新捏住她的下巴,这回捏住之后,他用他指腹处的薄茧在她皮肤上轻轻摩挲,带着他特有的散漫不羁:“不傻,听出来了。”

须臾间,两人刚刚的剑拔弩张便不复存在。

客厅的灯恰好笼在他的头顶上方,乔以笙从此时此刻的角度仰脸看他,他的脸部线条被勾勒得异常柔软平和,实属难得一见,她稍稍走神。

敛回神思后,乔以笙推开他的手:“那你等着吃牢饭。”

在卫生间里洗漱期间,她不由把他之前的话拉回来反复琢磨。

“陆家留着祠堂,留着老祖宗最经典的体罚项目。不过陆家晟确实也有暴力倾向。(150章)”

彼时他无意间讲的,讲完他还就后悔,跟她闹,令她没能去细思。

现在……

光是这短短时间内,她就见到他两次挨了鞭子,那她所不知道的他的曾经呢?又挨过多少次?他那么爱惹是生非的一个家伙……

以及聂婧溪说,他小时候被找回陆家后离家出走过好几次。“离家出走”多半是客气的说法吧?实际上应该就是他不想呆在陆家,逃走了,要逃回他妈妈身边?

那他逃跑又被抓回去之后,有没有也挨打?

——果然不能细思的,一细思就很恐怖,超出了乔以笙的想象。

出来时,乔以笙发现陆闯又在看她的画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