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心里乔以笙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方才那句脱口而出的童谣,她小时候对其他人讲过。

——大概率讲过的吧,舅妈和表哥不都告诉过她,她小时候玩角色扮演有人当马。那就是对传闻中的“小马哥哥”讲过喽?

“乔以笙,把你的手从我耳朵上挪开,小心我把你丢下楼去。”陆闯似乎有点烦躁。

乔以笙拉回飘忽的思绪,没在怕的,将他的脖子搂得越发紧:“行啊,你试试。”

陆闯又不痛快:“乔以笙,你想把我勒死?”

那还是没有的,闹出人命会吃牢饭。乔以笙稍微松一些,然后记起:“对了,你刚刚下楼是要去干嘛?”

陆闯:“……你还有脸问,被你搞忘了。”

乔以笙:“噢,那我本事挺大的。”

陆闯:“……乔以笙,你没发现你越来越自恋了?”

乔以笙:“和你一比,还行吧。”

“又来反咬我。”陆闯继续迈步。一秒记住

走得分明很慢,比方才更慢。

乔以笙却也没再催促。这样抵着他坚实的身体,鼻尖全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她莫名感到很有安全感:“你来多久了?”

话题切换得毫无征兆,陆闯倒能跟得上她:“刚到。”

这样吗?乔以笙撇撇嘴:“看来这些天,为了搞掉我手里建房改建的项目,您忙得脚不沾地啊。”

“想我了吗?乔以笙。”陆闯嗓音玩味。

乔以笙在他后颈换了一侧脸压着:“您要能天天背我爬楼梯,那我可以想想你。”

“想得特别美。”陆闯无情得很,继而主动爆料,“带朱曼莉去山里度假了一星期。”

“……”显然,陆闯是听出她刚刚是打探他干嘛去了,现在补个回答给她。乔以笙成功被膈应到。

陆闯因为她没了声音,往后侧头瞥她,声音里蕴一丝似笑非笑:“这个答案不喜欢,我可以给你换一个。”

“不用,我挺喜欢的。”乔以笙将心情的跌宕起伏收敛得严实。他既然说能换答案,她理解没错的话,就是他是打着陪朱曼莉度假的旗号干其他事了。

——乔以笙又不免默默吐槽自己现在怎么就对他深信不疑?

但想到他一个万花丛中过的的浮浪子弟,如今真的暂时放弃其他女人,只和她发生关系,她心里怪有成就感的。

女人,原来也有虚荣心。

或许这也是从前很多女生明知陆闯风评不好处处留情,却还前赴后继的其中一个原因吧。在陆闯的外貌和家世以外的原因。

不过乔以笙自知也得警惕现在的成就感。欧鸥说过的,许多女人都误以为自己是特别的、能征服一个浪荡子、终结浪荡子的风流,结果反倒栽进去。她决不能如此。

耳朵里正传来陆闯不咸不淡的声音:“我不来,你就寂寞地扎进工作里麻痹你自己是不是?”

乔以笙这两天其实一直很想找个人分享喜悦,现在恰巧空闲,陆闯的问题又撞到点上,她便索性揪住他抖落:“我们建筑所最近接到个大项目,比你万隆地产和我们合作的项目都大。”

“我工作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项目。霖舟政府和贡安政府合作啊。虽然我们所竞标成功的几率很低,但我也算参与其中了。”

“噢,对了,我还见到一个以前认识的叔叔,我爸爸曾经的同事。”

讲完乔以笙意识过来自己糊涂了,陆闯认识那个项目,直接和他说就行。以及,她怎么连见到杜德友这种私事也和他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