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乔以笙赶忙背过身躲起来。

躲起来之后,她不禁苦笑。

结果还是难逃这种好像她做错事不敢见人的下场。

——不,不能这么想,她只是在避开麻烦罢了。

真和许哲、伍碧琴面对面撞上,她白白惹一身sao。

等了片刻,乔以笙才去搭乘电梯,回到薛素那边去。

薛素的诊断结果出来,不仅让乔以笙颇为意外,也让乔以笙有点获知人家隐私的尴尬——宫外孕,自然流产,现在要做清宫手术。

薛素人已经清醒过来,自己签了手术同意书。

但进手术室前,还在跟所长道歉。因为薛素现在这样,等于明天没有办法负责展示留白的竞标方案。

所长让薛素放宽心好好养身体,工作方面他会安排。

薛素则向所长举荐乔以笙:“明天的方案展示,让她代替我。”一秒记住

猝不及防被点名的乔以笙怔怔然。

“除了我之后,她是对此次方案最熟悉的人。”薛素给所长的理由简单得让乔以笙难以相信。

而紧接着薛素就问乔以笙:“你自己说,你可不可以?你觉得你不行的话,那由所长安排。”

所长看向乔以笙。

乔以笙脑子嗡嗡的,说不上来是不是突然掉到她脑袋上的意外之喜给冲击的。

以她的资历,绝对是轮不到她替补薛素的。

这之于她是莫大的荣耀与机会。

因为薛素对她的信赖,和对这个项目的热切,一时之间乔以笙没有考虑太多,直接点头:“我可以。”

在工作方面,乔以笙向来自信。

可薛素进手术室后,乔以笙独自面对所长,才意识到自己揽过了多大的一个重担。

她觉得她不是自信,是盲目自大了。

这么大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啊……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建筑师……

乔以笙整个人快虚脱,后悔了,委婉地对所长说,她就当个后备替补,如果所长有合适的人选,先安排,不用管她。

所长却说:“我相信薛工的眼光,既然薛工给我举荐你,说明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乔以笙:“……”

所长瞧出她的顾虑,安抚道:“你先以休息为主,休息好了再准备。不用有太大压力,从一开始我就说了,这个项目权当大家拿来练手、长经验和见识。结果不重要。”

陪跑的、陪跑的,留白是个陪跑的分母——理是这个理没错,但没用,乔以笙还是紧张。

所长和乔以笙一起回事务所的途中,索性实话告诉她,虽然正式的竞标在明天,但其实大家心理都有数,结果已经内定了。

“内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