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毫无疑问,他从小刘那儿获知她方才的“丰功伟绩”了。

乔以笙拿捏不准陆闯这句话的语气:【给你惹麻烦了?】

陆闯同时又发过来:【你要真被余子荣还手成功,看你上哪儿哭去!】

这句乔以笙品出来,他很恼火,可他的恼火,让她的嘴角不自觉往上咧:【当然上你那儿哭】

调情的情话,摁下发送键时,乔以笙的耳根烧起来。她越来越厉害了嘿。

陆闯不知是不是被她尬到了,好一会儿没再回应。

乔以笙还是又问了一句:【有没有给你惹麻烦?】

陆闯:【乔以笙,少瞧不起人了,我能轻易被你惹到麻烦?】

乔以笙腹诽,既然如此自信,又怎么会因为担心连累她而一再将她推离他的身边?

行吧,他说没有,那就没有,她信他。

各方面信息也说明,余子荣在陆家就是个小角色。m.

他和他的双胞胎兄弟余子誉两人是陆清儒的二女儿所生。二女儿的老公当年虽然也是个小开,但如今夫家没落得只能仰仗陆氏集团的鼻息苟延残喘,所以余子荣和余子誉两位非陆姓的子孙才总出没陆家。

而乔以笙的“丰功伟绩”竟也传到了聂婧溪耳朵里——

午歇过后,乔以笙收到聂婧溪的消息:【以笙,听说你教训了余子荣。很解气】

浮现乔以笙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是:聂婧溪在关注余子荣还是在关注她?

她试探性问:【余子荣跟陆家告状了?我在懊恼自己没控制住脾气】

聂婧溪:【以笙不用担心,余子荣掀不起风浪。他反倒挨了骂,到工地第一天就惹是生非,陆家撤了他的职,换了其他人】

换了其他人?不用等两三天,余子荣这就被换掉了?乔以笙立刻截图,向陆闯求证。

得到了陆闯的确认:【嗯,换人了,他这种和建筑师有矛盾的人,太高调,留在工地里太醒目,陆家不可能不换人。陆家派代表驻场可不是为了明面上和光华嘉业起冲突。呵,余子荣可真没让我失望,不用我引他犯事,他自己先惹事】

乔以笙回过味儿:【这么说来,我泼的那杯水,不仅没给你惹麻烦,反倒帮你更快速地找到将余子荣踢走的错处?】

陆闯:【乔以笙,余子荣被换掉,不代表你做的就是对的!】

乔以笙:【行啦,知道你关心我,我会尽可能地保护好我自己的】

陆闯估计被“知道你关心我”呛住,不再回复她。

乔以笙无声地笑了笑,安然地收回心思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傍晚乔以笙由小刘接回宿舍里,发现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口新焊了一道防盗门。

不用乔以笙询问,小刘主动解释:“姐儿,这样能更安全些。我也搬来你们楼下住了,以后每天晚上十点钟我会负责帮你们锁门,早上六点钟会帮你们打开。”

乔以笙:“……”

“你直属上司下达的指令?”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小刘并憨憨地挠挠后脑勺,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陆大老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喽,乔以笙要笑不笑地随他去,对小刘说:“我脚好得差不多了,明天起你不用来接我,否则该有流言蜚语了。”

小刘却很为难:“姐儿,现在不是你脚伤的问题,怕余先生那边可能会打击报复你,所以你还是让我接送吧。我现在搬来这边和你们一起住,不是专门接送你,是你顺路搭我的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