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飞奔到病房门口,就看见卫生间的门打开,乔以笙好端端地站着:“我在这儿……”

欧鸥顿住,又气又急,同时眼泪涌出来,一把抱住乔以笙:“吓死我了乔乔!你吓死我了!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自己上厕所?应该喊我们的。你要喊我们知道吗?不要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

乔以笙的下巴抵着欧鸥的肩,看着跟在欧鸥后面的戴非与,同时对他们两人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看见表哥在睡觉,我就没喊他。下次不会了。”

欧鸥转头便教训戴非与:“睡什么睡?不许再睡!你是来医院陪护的又不是来医院睡觉的!”

戴非与好脾气的道歉:“嗯嗯,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随即戴非与提醒欧鸥先把乔以笙扶回床上再继续教训:“……没事就好。”

欧鸥她这就是慌中出乱,进来病房发现病床是空的,直接就质问戴非与并没有去仔细检查卫生间里是否有人。

乔以笙趟回病床没一会儿,医生就过来查看情况,叮嘱了几句话。

乔以笙除了医生询问她的时候如实回答自己的感觉,没有讲多余的话,只在最后医生快走的时候,才主动开口问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不着急,留院多观察两天。出院了你也得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

等医生离开,欧鸥问乔以笙:“乖乖,你很着急出院吗?”

乔以笙声音很淡地说:“我想尽快回工地上班。”

“上班哪儿有你的身体重要啊?”欧鸥温声劝道,“别犯傻啊。乖,我们请假,先不去上班了。身体没养好,你上班的状态也不好,对不对?”

乔以笙倦怠地往前趴在欧鸥的肩膀,察觉脸有点疼,记起被许哲扇过两耳光,她稍稍换了个姿势:“不行的……不想请假……孩子没了,不想项目也和我无关了……”

方才医生没有提起过任何和小孩相关的字眼,欧鸥和戴非与更没有提,现在反倒是乔以笙自己主动拿出来说。

说得欧鸥满心酸楚,并无法抑制地哽咽:“没关系,我们去和你的领导商量,把位子给你留着,等到你身体养好了可以再回去的。”

乔以笙没说话,眼神没有具体落处似的盯着虚空。

她的沉默令欧鸥愈发担忧:“乔乔?”

戴非与也忍不住摸摸乔以笙的头发:“以笙啊。”

“嗯……”乔以笙闭上眼睛,“很累。想睡觉。”

“好,那你继续睡。”欧鸥扶着乔以笙躺下,给乔以笙调整好病床的高度,又给乔以笙掖好被子。

病房的一片白,衬得乔以笙的脸色委实更差了。

乔以笙醒来后的这状态,完全冲淡了乔以笙醒来带给欧鸥的喜悦。

戴非与离开病房打了个电话。

打给杜晚卿的。

戴非与现在是两头骗,一边骗工作单位那边,家里有事请假;一边骗杜晚卿那边,工作单位派他出差,最近几天回不了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