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汽车电影院。

他们连车都不用下,既私密,又能看电影。

这是乔以笙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在开往汽车电影院的途中,乔以笙下车到便利店里买了些食物,坚决不买小雨伞,以此证明她那颗纯粹想看电影的心。

已经停了好些车,没剩几个好位置,最后由乔以笙做主选了偏于屏幕右边的中间的车位。

乔以笙催促陆闯调频接收电影的声音。

陆闯嘲笑:“你是第一次看电影?这么激动?”

“不是第一次看电影,但第一次单独和你看电影。”乔以笙取出一听啤酒,递给陆闯。

陆闯正准备伸手接时,乔以笙说:“帮我打开。”

陆闯才发现,她只买了一听。

“买给你的是这个。”乔以笙从袋子里取出牛奶。m.

陆闯:“……”

乔以笙表情认真:“你抽烟抽得肺都要废了,还想把肝也喝坏?”

她真正考虑的是,他应该还有在吃药。吃药的话,他其实应该烟酒全戒才对……

可看他的样子,估计在澳洲那两年最难的时间里,他非但没戒,反而更凶吧。

乔以笙也只能在和他独处时,尽可能地督促他。

“当我三岁小孩?”陆闯推开牛奶,不予接受,单手咔哒拉开啤酒的拉环,抬起在他的嘴边,仰头就给喝上了。

他突出的喉结随着吞咽微微滚动,与他颈侧轻浮的青筋达成男性荷尔蒙的共鸣,落入乔以笙的视网膜。

由于注意力被他的性感吸引,导致乔以笙一时之间忘记去抢回啤酒,还是陆闯喝了两三口后,很自觉地将啤酒还给她,她才敛神。

而陆闯还啤酒的方式,是将微凉的啤酒罐往她脸颊贴了一下。

坏透了的表情。

乔以笙正巧脸有点烧,啤酒罐倒帮她些许降了温。

拿回手里,她便也立刻呡上一口。

清爽的口感带着沁脾的凉意滑过她的喉咙往肺腑迷弥散开酒精的滋味,舒服得乔以笙下意识微眯起眼。

陆闯收尽她的表情,发出一记轻笑:“别一会儿又发酒疯。”

小瞧她了,啤酒的度数又不高,而且她就喝这么一听。乔以笙多呡了两口,惬意地将脑袋歪向陆闯的肩膀,靠上去,通过透明的挡风玻璃望向前方的屏幕。

他们进来的时候,已经错过这场电影的开头了。

但没关系,电影的内容不重要,和她一起看电影的是谁才关键。

车厢内很长一段时间只有电影里男女主角暧昧调情的台词。

车厢内也没有开灯,屏幕上时而亮时而暗的变幻光影勾勒他们的面庞。

乔以笙抓起一袋薯片塞进陆闯手里。

陆闯倒明白她的意思:“你事儿怎么这么多?”

话虽如此,他还是替她撕开袋口。

撕完后没还给她,依旧拿在他的手里,但靠向她这边。

“你很有经验?”乔以笙戏谑,“以前和其他女人约会也这样体贴?”

“嗯。”陆闯散漫地牵动唇线,“不过最早是郑洋拉我去电影院里给他撑场面的时候,跟他学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