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要祭拜谁吗?”乔以笙关心。

大炮伸手将袋口系严实:“……嗯,有个朋友头七。”

乔以笙拙舌地安慰一句:“节哀。”

这情况瞧着不太适合再套话,于是回mia家的路上乔以笙静悄悄的。

吃过晚饭,乔以笙早早地感觉困顿,索性早些休息。

睡到半夜她因为口渴醒过来,下楼要去厨房给自己倒水,意外在一楼的客厅发现陆闯的身影。

圈圈趴在沙发上,脑袋枕在陆闯的腿上,陪着陆闯,陆闯沉默地一下一下轻轻从圈圈的脑袋往后背给它顺毛。

圈圈率先朝她的方向嗷呜一声。

陆闯转头,见是她,制止了她要开灯的行为:“别开。”

乔以笙默默定在楼梯口。

人的情绪是会通过周身的气场传递出来的,譬如现在即便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乔以笙也能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察觉他今晚的状态很差。m.

他看起来是想一个人呆着。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他如此。

犹豫再三,她终究舍不得他一个人。

以前他是只能一个人,所以他习惯了一个人,现在明明有她可以陪他,她为什么还要放他一个人?

乔以笙照常下楼,先进厨房给自己倒水,随即关掉厨房的灯,带着她的水杯来到陆闯身边,取代圈圈的位置,躺上陆闯的腿,同时将圈圈搂在她的怀里当抱枕。

她没说话,闭上眼睛假寐。

很快陆闯的手掌轻轻放在她的头发上。

……她嗅到了,陆闯身上残留的香烛纸钱焚烧过的气味。

乔以笙第一时间联想到大炮提及的头七。

那么大炮的那位朋友,也是陆闯的朋友?

甚至有可能和大炮、小刘一样,在帮陆闯的忙……?

所以陆闯今天才又从医院出来了?

头七……无声地回味这俩字,乔以笙倏地意识到,今天恰好也是陆闯出车祸的第七天。

乔以笙的眼皮狠狠一跳。

不会那么巧的吧。

直接告诉她,就是和车祸有关系。

可车祸不是陆闯自己策划的吗?怎么会和车祸有关系?

和车祸有关系的话,岂不代表车祸另有内情?

她对上个星期的那场车祸本就还有许多疑虑,现在……她很难不产生某些心惊肉跳的猜测。

乔以笙不禁握住陆闯的手。

陆闯回握住她的手,没有说话。

圈圈探着脑袋,伸出舌头,不住地舔陆闯的手背。

乔以笙也在陆闯的腿上蹭了蹭:“挺会交朋友的你啊。大炮、小刘都很可爱。你也别太小气,把他们藏着掖着,有机会再让我多认识认识你的其他朋友。”

陆闯没回应她,但乔以笙能感觉到他似乎无声地笑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