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在极度不安稳中,乔以笙度过了一夜。

转日上午,她按原计划回留白开会。

一个月没见,和同事之间少不得寒暄几句。

尤其李芊芊。前天晚上在汽车电影院的偶遇两人没能多说话,开完会李芊芊便拉乔以笙私聊。

主要还是讲些乔以笙驻场的情况,最后李芊芊才少许遗憾地提一句:“在汽车电影院和我一起的是射手座,我和他看完那场电影,彻底结束了。”

乔以笙直言:“因为碰到熟人了?”

昨天早上睡醒起床时,她发现周固给她发来一条消息:【小乔,昨晚好像在汽车电影院看见你了】

乔以笙回复:【我昨晚是和我男朋友在电影院,你也在吗?】

她确实没看见他,只是猜出他而已。

“男朋友”三个字也不算她特地强调,她实话实说。反正她离开贡安前交待过戴非与,她和陆闯的关系得保密。

周固:【嗯,在,没想到那么巧,我的朋友是你的同事】一秒记住

他的坦诚乔以笙没多意外,她只能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李工?】

周固:【昨晚你们打招呼,我才知道她姓李】

这点和李芊芊告诉她的一样,他们不过问彼此在三次元生活中的一切。乔以笙还在思考该怎么回复他,周固已经把话题转开了,表达了两句普通朋友的关心。

现在李芊芊透露的信息,乔以笙同样不意外,周固和李芊芊这种玩伴模式,遇熟还不断,那两人的关系就该进一步发展了。

李芊芊的下巴抵着桌面,闻言她推了推黑框眼镜,齐刘海下的那双大眼睛滴溜溜转向乔以笙:“那我没猜错了,你和我的射手座认识啊?”

乔以笙自然是打算承认才问那一句的:“嗯,认识,我表哥的一位老同学。”

李芊芊耸耸肩:“行吧。我相信我的下一个射手更乖。”

薛素也已经回来上班了,乔以笙又进薛素的办公室里呆了会儿,确认余子荣的事对她和对留白都没影响,便带上李芊芊送给她的零食和据说很好用的防晒霜,打车回工地。

乔以笙等着陆闯联系她碰面。

他答应过今天要告诉她计划,那就应该是今天碰面吧?

可天黑天又亮,乔以笙也没等到陆闯的新消息。

别说电话了,连条匿名短信也没有。

上班的路上乔以笙再次向小刘打听:“你的直属上司究竟怎么回事?”

小刘无能为力:“姐儿,是这样的,虽然同样跟着闯哥,但大家各司其职,我不是什么都清楚。就像我被派到杜总这边负责的事情也不会轻易透露给其他人,除非有合作。”

乔以笙也不继续为难他,只再问一点:“从前天到今天,你和他直接联系过没?”

“没有,姐儿,这三天我都没和闯哥有过直接联系。”小刘一脸憨厚老实的表情,看不出撒谎的痕迹。

乔以笙的憋屈只能化作对陆闯的火气,往心里狠狠地记账。

她安慰自己,大概率就是陆闯退婚的计划,那么既然演戏肯定得演全套,他短时间内抽不出空来很正常。

可他还没告诉她具体计划就实施计划了算怎么回事?连个预警也没有,不知道她会担心的吗?顺着这个思路,乔以笙便很难不又往坏处想:他肯定知道她会担心,却没预警,或许正因为,这并非他的计划,他真的受伤了,为了让她放心,才撒谎骗她说没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