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能在经历过火灾之后睡一个安稳觉,乔以笙不愿意承认也必须承认,陆闯来和她见面的功劳很大。

在享受过牛奶奶家丰盛的晚餐之后,乔以笙又一一顿美味的早餐开启美好的新一天。

甚嚣尘上的两起火灾,讨论度已远不如昨日。

聂婧溪的关心是错峰在周四那天发来的:【抱歉,以笙,这两天我家里来霖舟,我事情多,现在才问候你】

【谢谢婧溪,我没事】乔以笙很无奈,聂家人来到霖舟,她还得通过聂婧溪得知,而非陆闯。

大概这又属于,不需要她知道的事情。乔以笙便没把这条消息截图给陆闯,省得陆闯以为她在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

虽然知道陆闯短时间内再来见她的可能性不大,但周五下班后乔以笙照惯例前往mia家。

本来她现在去mia家也不完全是为了见陆闯。

这不是还有狗子吗?

可是这次乔以笙去mia家,圈圈不仅没有第一时间跑出来门口迎接她,还在乔以笙要抱它的时候躲开,朝乔以笙吠了两声后,好像对她变得陌生。

紧接着它又凑近两步嗅了嗅乔以笙,有点愣地盯着乔以笙,眼神隐约带着困惑和不确定。m.

乔以笙很受伤:“不是才一个星期没见吗?之前半个月没见你也没有不认识我。”

“不应该,我和它两三个月没见它也没这样。”mia同样困惑,“你身上的气味变了吗?”

乔以笙抬头嗅了嗅自己。她能变什么气味?她连香水都没换过牌子。总不能是都和圈圈处这么久了,它还只靠着她身上陆闯的气味来辨认她吧?

不过也就刚开始的一会儿,很快圈圈还是认回了她,恢复与她的正常相处。乔以笙便没把这点小插曲放在心上。

隔天乔以笙也照常去驾校。

这次送她去驾校的是大炮。

乔以笙并不想将大炮定义为保镖。

因为在牛奶奶家里,大炮总躲着她,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同在车厢内他躲不开的机会,乔以笙自然没放过他。

“大炮,你几岁了?”

“嫂子你瞧着我像几岁?”

“和我们同龄吧?”

“嘿嘿嘿,”大炮的牙齿白得特别健康,“看来我显年轻啊。”

“嗯?你比我和陆闯大?”乔以笙有点挑事的意味,你比他大,又当过兵,肯定比他身手好,怎么就甘心在他手底下做事,而不是让他喊你哥?”

大炮脑门直冒冷汗:“嫂子欸,我们和闯哥那是打小过命的交情,可不是靠年龄和身手论资排辈的。而且即便论身手,真打起来,我还不一定能赢闯哥。”

打小过命?乔以笙也没想到这么快获取有用信息。大炮他们看起来就不像是陆闯回到陆家后认识的,那应该在回陆家之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