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不过乔以笙有一点开心。

虽然是迫于火灾造成的影响,促使陆闯这么做的,但结果就是,她又多接触到一个陆闯身边的人,对陆闯又多了一丝了解。

这一点开心却并未维持多久。

大炮说他当过兵的意思,就是他的武力值不错。

陆闯身边的亲信经得起调配吗?她身边多一个人,等于他身边少一个人,可比起她,明明他身边才是真正的群狼环伺。

乔以笙从包里取出已经烧毁的画本。或许陆闯说得对,她是他的累赘。

很多时候,不是她想保护好自己,就能保护好自己的。

-

回工地前,小刘先送乔以笙和莫立风去买包括手机在内的新的电子设备,以及补手机卡。

注意到乔以笙的情绪似乎在独自休息过后变得有些低落,小刘悄悄关心:“姐儿,是新住所不太喜欢吗?”

“不是。”乔以笙打起精神,“思考一点工作上的事情而已。”m.

补完手机卡,乔以笙一路就忙于回复消息。

别说留白建筑事务所的同事们,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两场火灾的发生,区别只在于知道的先后顺序而已。

霖贡项目太大了,媒体全盯着报道。

先出来的是工人宿舍的火灾,先报道的也是那场火灾,大多数报道中立立场,未失偏颇。

但舆论不太好,就“火灾原因”这一点讨论,似乎很顺其自然地首先怀疑是工地管理不当,存在安全隐患造成的,纷纷为工人们声讨人身安全保障和权益。

之前的小面积坍塌时间也被人爆料出来。

逐渐出现有人带头发言,光华嘉业的经验就是不如陆氏集团丰富,当初如果是陆氏集团得标,现在绝对不会发生此类意外。

后半夜驻场建筑师宿舍的火灾则像故意被压着,直至中午才发酵。

第二起火灾一发酵,舆论就起了变化,因为太过明显是蓄意纵火了。只是有人带节奏是光华嘉业得罪人,牵连了工人和建筑师,响应的人不太多罢了。

霖舟的媒体几乎由陆氏集团掌控,谁心里都有数。

乔以笙琢磨着如果这是陆氏集团趁机踩光华嘉业,会不会太明目张胆目中无人了?表面功夫不做了?形象不维持了?

等乔以笙处理完留白的相关消息,就发现陆氏集团针对一些造谣发表了声明,表示陆氏集团很尊重当初的竞标结果,夸赞了一番光华嘉业的实至名归,并表示陆氏集团和光华嘉业关系良好诸如此类。

由此看来,乔以笙的判断没错,陆氏集团没那么蠢地自毁形象,顶多就是压了第二起火灾的报道时间。

但没想到第一起火灾的报道底下舆论不受控,表面上看是人心所向,实际上却被推到不满竞标结果的层面。

而乔以笙有理由怀疑,躲在暗处操控舆论的人是陆闯——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不是吗?

快到工地时,乔以笙给杜晚卿打了通报平安的电话。

这回杜晚卿能知道得这么快,也是因为贡安的当地新闻报道了火灾,还是电视新闻。

杜晚卿虽然不上网,但电视新闻频道是经常会看的。

乔以笙唯一庆幸的是,杜晚卿看的是今天的午间新闻,否则夜里她没有手机在身边,杜晚卿联系不上她,怕是得急疯。

“我下午就去庙里给你求个平安符,晚上让你表哥送到工地给你。”杜晚卿态度极其坚决。

为了让她安心,乔以笙也不反对,默默地心疼戴非与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