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一个小时后,戴非与折返病房,要带欧鸥去休息。

“我们都走了,只留乔乔一个人啊?”欧鸥定在椅子里不动。

戴非与瞥一眼门外:“会有人陪的。”

哪里还不明白指的是谁?欧鸥即刻起身,气势汹汹地大步冲到病房外,扬手便扇了陆闯一个巴掌。

戴非与单手抄兜,作壁上观,并未阻拦。

不远处负责守着病房的大炮倒是想过来维护陆闯,犹豫再三,到底放弃。

欧鸥怒不可遏,考虑到病房里的乔以笙才刻意压低音量:“不管我有没有资格,我都打定你了!你算什么男人?连你的女人和小孩也保护不好!废物!我真是后悔在乔乔告诉我她喜欢你的时候,支持她勇敢追爱!”

这一巴掌对陆闯似乎毫无影响,陆闯的身形岿然不动,也没有回应欧鸥的怒火和指责。

“……那么窄小的空间,她能活下来靠的是她命大,不是你救得及时。”欧鸥哭。她没有亲眼见到乔以笙被装在行李箱里塞在车子后备箱的模样,但光是听着就骇人得要命。

戴非与这才上前来,抓住欧鸥刚刚打人的那只手,带她去休息。

欧鸥未反抗,捂住脸跟着戴非与离开。一秒记住

陆闯静默地原地定片刻,慢慢地,进去病房,落座病床旁的椅子。

是啊,那么窄小的空间。打开后备箱已经用尽了他的勇气,行李箱打开的一瞬间,看到她像只孱弱的猫一样蜷成一团,毫无生气,奄奄一息,他的心脏似乎都跟着停止了跳动。

陆闯伸出左手,大拇指轻轻刮过她闪烁水光的眼角。

反复几次,陆闯索性将指腹按在她的眼角,久久不松开。

湿意沾染他的皮肤,温热的液体尚未变凉,就又被新的温热液体覆盖。

半晌,陆闯松开大拇指,低伏身体,两片嘴唇轻轻吻上她眼角咸咸的潮气。

久久。

-

呆到天快亮,陆闯给戴非与发了消息,才离开。

坐进车里,他看见瘦猴子刚刚把平板电脑上的视频关掉。

见陆闯盯着他的平板电脑,瘦猴子道歉:“不好意思,boss,筛查监控实在有点累了,就看一看许哲的情况,消遣消遣。”

他们没有将许哲交给警方。

从陆闯决定接受许哲“单独了结”的挑衅开始,就注定不会把许哲交给警方。

最关键是,乔以笙被许哲折磨成那样,如果将许哲交给警方,简直便宜了许哲。

瘦猴子自认为他们这群兄弟,别说根正苗红,从小到大在外人眼中就没有过正面标签。而他们的生活经历也使得他们少不得在灰色地带游走。藏起许哲之于他们而言,算不上多出格的事情。

陆闯并没有指责瘦猴子偷懒的意思。

瘦猴子现在在筛查的是医院的视频。医院的监控,比起马路上随处可见的天眼等级高,神不知鬼不觉地调取医院里这个月以来的全部监控记录,费点功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