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大炮哪里放心:“哥,你还是让我留下来陪你。”

“我只是想知道,她被绑在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陆闯淡淡道,“你们再去找找,我也再想想。”

大炮瞧不起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被陆闯搞得心酸。他觉得陆闯这就是自虐了。刚刚绑绳子,陆闯就非要让他绑紧紧的。

最终大炮还是遂他的意,留他一个人,走出去关上了门。但大炮没离开,就守在门口,随时关注里面的情况。

陆闯环视一圈昏暗幽森的周遭。

这样的环境,她不可能不感到害怕……

随即陆闯闭上眼睛,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感官世界中。

束手束脚,舒展不开身体。比想象中更加难受,并且这种难受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剧。

她在这里被绑了多久?倘若从许哲的车子消失在这附近的时间开始算起,到他方才找到许哲为止,那就是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

她必然试图挣扎过。而挣扎只会被绳子勒得发紧、发疼,加上许哲打她,于是有了照片里她被勒出的那般深的伤口……

忖着,陆闯的手脚均动了动,想象着她挣扎时应该有的样子,奋力地尝试反抗、挣扎、挣扎、自救……m.

椅子因陆闯的举动而和地板产生摩擦,发出不小的动静。

想到她大概率会顾忌到她肚子里还揣着个小的,她可能不会这样用力,又或许挣扎了一会儿便放弃……

而且她还没吃到欧鸥给她买的饭就被绑走了,肚子肯定很饿,许哲又给她下了迷药,她多半没什么力气……

大炮因为动静,不放心地开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陆闯好端端一个坐在椅子上魔怔般胡乱动弹。

倏地,陆闯滞住身形,原本紧闭的双眼也睁开,眉头皱着,神情在古怪和狐疑之间变幻。

“怎么了哥?”大炮担忧。

陆闯沉声:“帮我解开绳子。”

大炮被他肃然的神情唬住,即刻照办。

恢复自由的陆闯盯着自己手指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扎出的血珠子,起身绕到椅子背后,蹲下去,仔细搜寻着什么。

大炮去把窗帘拉开,让他瞧得更清楚些。

陆闯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将整张椅子抓起,倒过来,指着椅座的缝隙召大炮到跟前:“一起认认这是什么。”

大炮凝睛,入目的是针头的光芒闪了闪。

两人交换一个眼神,合力将这张木质椅子卸掉,抽出东西——一根顶部磨成尖锐针头的像铁丝又像电线的玩意儿,拴着一个小按钮。

嵌在椅子的缝隙间,如果不仔细查探很难发现。即便无意间发现了,也极有可能忽略,或者只把它当作固定椅子的普通铁丝,而不去拨弄它。

先不管是不是眼下的状况令陆闯过度敏感,但当他不小心被扎到时,心里就是有种微妙的感觉,来得突然、来得奇怪,隐隐认定,它或许……它或许能帮他找到她。

很紧张,心里从来没这么紧张过,掌心里的汗不断地溢出,陆闯端详着小按钮,认不出它是什么。似乎是个遥控按钮。

大炮把几个兄弟全部喊过来,一起认一认。

有人毛头一眼瞧出:“是信号干扰器啊。”

“什么信号干扰器?”大炮忙不迭将毛头薅到最前面来。

毛头说:“汽车的。汽车快开工具。我认识的一哥们偷车就用的这个,汽车的万能钥匙。截获遥控钥匙信号,车主会误以为自己锁好了车。”

“车?”大炮闻言困惑。

而几乎一瞬间,陆闯撞开所有人往外冲。

耳畔是因为快速奔跑而呼啸起的风声,他的脑中,记忆在不断地回溯——

“车刮花了……”

“突然冒出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