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乔以笙以为自己是需要时间认真思考过后再作答的。

可事实上,欧鸥一问完,她的嘴巴便快过她的脑子,毫不犹豫地说:“……要啊,为什么不要呢……这是我的孩子啊……我也要像我妈妈一样,当妈妈了……它会成为爸爸妈妈以外,和我在血缘上最亲近的家人……”

最后一个字的音,几乎没发出声来,哽在了喉咙里。

乔以笙偏了偏脸,往欧鸥的胸口埋过去些,发烫的眼眶灼烧她的泪腺,她低声啜泣。

欧鸥抱住她的脑袋,忍不住跟着乔以笙掉眼泪:“不哭不哭,我们不哭了。宝宝会感知到你在哭的。它会跟着你伤心难过的。”

乔以笙下意识抓了抓小腹处的衣服:“……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十来分钟后,乔以笙的情绪稳定下来,欧鸥才又问:“不打算问问孩子他爸的想法?”

乔以笙眼睛涩涩的,喃喃:“告诉他的话,似乎也只是把一个人的烦恼变成两个人的烦恼。”

欧鸥:“不说也好。省得连孩子的去留,你都受他影响,考虑他多过考虑你自己。”

乔以笙:“……”

欧鸥难掩对陆闯的不满:“你这个正牌女友的待遇还不如朱曼莉。朱曼莉怀个孕,他把朱曼莉保护得多好,我昨晚刚听陈老三说朱曼莉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被陆家供起来了,现在被接到陆闯身边去,大人小孩一起陪着陆闯,指望他们母子俩能给陆闯带去些安慰,让陆闯尽快从病痛中振作。”m.

“……”乔以笙失笑。她总是那个最晚知道消息的人。

陈老三他们所知道的,或许只是陆闯或者陆家内部类似余子荣立场的人故意放出去想让外界知道的,但也比她这个明明和陆闯最亲近却一无所知的人来得强……

“你又不知道是不是?”欧鸥通过她的沉默判断,恼火溢于言表,“你和他究竟谈的是什么恋爱?”

乔以笙继续沉默。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欧鸥。

欧鸥怜惜地摸摸她的头发,敛了语气:“乖乖,我没有在教训你,跟你讲这些也不是故意刺激你。我还是那句话,自私一些,对自己好一些。”

乔以笙点点头:“……嗯。”

“你留不留这个孩子,我都支持你。”欧鸥说,“想留的话,我帮你一起养。”

乔以笙吸了吸鼻子,肚子发出咕咕声。

“饿了啊你?”欧鸥问,“出门前不会没吃早餐吧你?”

“吃了的。”乔以笙很丧气,“可是那会儿胃口不好,又恶心想吐,就没吃太多。”

“你这孕妇体质挺敏感的啊。”欧鸥松开乔以笙,看向乔以笙平坦的小腹,“哟,小屁孩挺会折腾人。”

乔以笙被她逗乐了:“我觉得它现在在我的肚子里应该连个形态都还没有。”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她什么时候怀上的,但即便从她上个月生理期的最后一天算起,它也存在也不会超过两个月。貌似最多还只是个胚胎吧……?她没仔细研究过。

“我也有点饿了。”欧鸥起身,“你想吃什么,我到外面的店里去给你买。”

“都可以吧。”这一句才显得不挑食,下一句乔以笙便补充,“别太油腻就行。”

“乖乖等着,我很快回来。”欧鸥的手指有些轻薄地划过乔以笙的脸,像调戏她似的,还眨了下电眼。

乔以笙想了一下要不要和欧鸥一起出去,但接连几天没睡好,她确实有些疲乏,而且眼泪掉得她眼皮又发了些肿。

算了吧,花园里的阳光微风都很舒服。

从包里取出化妆镜,乔以笙又取出纸巾擦干净沾染在睫毛的水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