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陆闯生病的那些年遭到的精神折磨,还得算上这一件的份吧……乔以笙的眼泪啪嗒啪嗒砸在他的手背上。

“讲清楚,陆闯,你给我讲清楚当年的来龙去脉。”她问,“你根本不是因为恰好我爸爸是你二哥合作的建筑师,才意外找到我的。你还有多少个谎言?陆闯。”

“嗯……不是……对不起,我撒谎了,我骗你了……”陆闯的呼吸变轻,“先后顺序如果调换,你一定会有疑问,就会追问我,我怕牵扯出你父母的车祸,所以那天在学校运动场,我只能顺着你的话……”

乔以笙喃喃:“那你究竟怎么找到我的……”

“其实还是因为我二哥。”陆闯说,“那段时间我二哥在争取宜丰庄园的项目,他搜集了很多建筑师的资料。”

“小时候匆匆忙忙搬离你舅妈家之后,我时常会记起你,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去专门找你。一来我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二来我年纪小,没有能力找你,三来……我就是短暂在你舅妈家住过两三年的租客,你们可能早就忘了我们,没必要去找你……”

“我最多只是……偶尔会在网络上搜索过‘乔圈圈’这个名字……”大概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可笑,陆闯发出一记嘲弄的嗤笑,“可你的大名根本不叫乔圈圈。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每次什么都没搜索到。”

“那一年,看到我二哥的资料,我忽然在想,你父亲就是建筑师。虽然我不知道你父亲叫什么名,我对你父亲的样子也有点模糊了,我甚至不知道那么多年过去,你父亲是不是还在建筑圈,但,万一呢?”

“我就是抱着试一试态度,翻了我二哥搜集到的全部资料。没想到运气那么好,在姓‘乔’的几位建筑师中,真的被我发现了一位看起来资料很吻合的人,叫‘乔敬启’。”

“……”乔以笙的眼皮狠狠一跳。

“资料上面有‘乔敬启’的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信息不多,但对我已经足够。那时候我已经认识了我师父,学了不少东西。我花了一点时间,潜入了乔敬启工作单位的系统里,拿到了更多乔敬启的个人资料,确认了乔敬启有个女儿叫乔以笙,和我同龄。”

“之后我又潜入了教育局的系统,搜索‘乔以笙’这个名字,看到了你的学籍信息。上面有你的照片。说实话,我还是不敢确定照片上的人就是乔圈圈。我还是想亲眼确认。所以我根据资料,去了你当时上的那所高中,每天蹲守。”

“……”乔以笙钝钝推断,“2月29号,就是这么来的?”

“……是。”陆闯缓缓地呼一口气,“在你学校,我亲眼见到你、确认你就是乔圈圈的那一天,就是我告诉你的,我重逢你的日子,2月29号……”

乔以笙用极尽的理智说:“好,接下来重点先讲我父亲。我们的事,你还有想告诉我的,等后面再补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