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她没办法替已经去世的爸爸妈妈说原谅他。

但她很确定,爸爸妈妈不会怪他。

乔以笙本不用特地跟他说这句话。

可一想到他过去十年始终因为她父母的死而背负着自责、愧疚和痛苦,她无法狠心不开口。

乔以笙看不见陆闯的表情,只在数十秒之后听见陆闯很低地“嗯”一声。

然后她感觉陆闯的整个身体蜷缩起来。

那般高大的一个人,蜷缩起来,将他的脑袋深深地埋进她的怀里。

仿佛赤裸裸地摊开他的无助与弱小。

乔以笙弥漫着眼角的潮湿,伸手到他的后背。

转瞬的功夫,两人的姿势便从原来的他抱着她,变成她抱着他。

而无论怎样,他们都是相拥的。.

在这张小小的单人床上。

在这间落满少女气息的卧室。

在这个曾经洋溢着温暖与幸福的家里-

清晨乔以笙初初睁眼,呆愣了有两分钟,夜里的思绪方才回拢,她记起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过夜的。

嗯……时隔十年,她终于安稳地在家里过夜了。

没有做噩梦,一觉到天亮。

她的手不由摸上枕套、摸上被单、摸上盖在身上的被子。这些,以前全是妈妈买个她的。

头一侧,乔以笙又将脸埋进枕头里。

须臾,乔以笙爬起来洗漱,然后站在衣柜前。

虽然从小学到高中,大多数时间她都在穿校服,但她自己的衣服仍旧很多。

妈妈很喜欢给她买,即便她能穿的机会不多,妈妈也喜欢漂漂亮亮的衣服填充满她衣柜的样子。

也正因为穿的机会不多,甚至有些连吊牌都还没拆,所以乔以笙以前的很多衣服都还挺新的。

款式在现如今看来也并不过时。

除去前阵子在Mia家养出的一点肉,乔以笙的身材和高中时没差太多,所以大多数也都还能穿。

最后乔以笙选择了一条裙子,是她和妈妈曾经的母女装。

走出房间,乔以笙来到客厅,站在依旧蒙着遮尘布的墙壁前,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伸手接下来。

照片墙和记录她身高的墙角重新展露在她的面前。

乔以笙沉默的打量它们,脑海中仍旧不可避免地翻涌无数美好的回忆。

但她好像已经能平静地任由这些回应席卷她、包裹她。

拧了抹布,乔以笙的双脚踩上沙发,一点点地慢慢擦拭照片墙上落下的灰。

擦完之后,乔以笙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用力拉开厚实的窗帘。

今天的天气很好。

朗烈的阳光瞬间穿透玻璃肆意地泼洒进来,肉眼可见空气漂浮无数飞舞的尘埃。

乔以笙又打开落地窗,让阳光更为直接地照射进来屋里。

乔以笙舒展了一个懒腰,拂面的微风仿佛往她耳边送来爸爸和妈妈的声音——

“圈圈,小懒虫,起床喽,再不起床爸爸就把你的早餐也吃掉。”

“那你老婆又得帮我做一份了,你舍得吗?”

“小机灵鬼。”

“圈圈,今天又有考试吧?来,书包给妈妈,便当帮你装进去,你中午别又为了看书吃得太着急,回头消化不好会闹肚子。”

“……”

乔以笙仰头,微微抬高脸,望向万里无云的晴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