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直呼她的全名,莫立风和陆闯给她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陆闯无论是什么情绪下喊她,永远都带着一种强横和霸道。

而莫立风一喊她,乔以笙就完全是上课被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的既视感。

乔以笙都不由自主地正襟危坐。

但莫立风其实就只是说:“充沛的情感是最好的灵感。”

“嗯,是的师兄。”乔以笙点头认同。这其实和“建筑以人为本”是一脉相承的。

建筑是人文的艺术品,而非冷冰冰的钢筋水泥。

就是在现在的语境之下,莫立风讲出这句话,乔以笙觉得很像自己被家长鼓励去谈恋爱……

导致乔以笙很好奇:“师兄,你有灵感匮乏的时候吗?”

她真正想问的其实是,他谈过恋爱没。可太隐私了。她没好意思。

不过外表看起来,他这个似乎毫无世俗欲望的机器人一般的存在,很难想象他是个谈过恋爱的。

莫立风回答:“人的情感千千万万种。”

乍听之下,莫立风牛头不对马嘴,稍一细思便反应过来,莫立风是在告诉她,他的灵感并非只能通过男女之情这一种得到。

也就是说,莫立风洞悉了她的想法。乔以笙顿时又不好意思:“对,没错,人的情感千千万万。无论哪种情感都可以成为灵感的源泉。”

并不是非谈恋爱不可,否则不谈恋爱的设计师岂非出不了好作品?

乔以笙当然也没那个意思,只不过因为当下正在讨论的内容涉及的是爱情。

同时乔以笙心里也因为莫立风的回答在想:是不是等于莫立风承认,他确实没谈过恋爱?甚至连喜欢的女人都没有过?

从“Mo”以往的作品里,乔以笙也确实没有从中品味到过类似的情感……?

须臾,车子停稳在修车铺门口。

莫立风充满冷感的嗓音淡淡飘出:“无论哪种情感都可以成为灵感的源泉。但每一种情感都是其他情感无法替代的。七情六欲,少一样都是遗憾。”

没有得到回应,莫立风转头。

乔以笙靠着车窗睡着了。

静静地注视她的侧脸睡颜,约莫四五秒,莫立风伸出手,打算叫醒她。

乔以笙倒是自己醒过来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窗户外面,语音含混地嘀咕:“到了啊……”

随即乔以笙解着安全带转回头来问:“师兄你刚刚是不是又说话了?说了什么?”

“没有。”莫立风收回手,也解自己的安全带。

“噢,那我幻听了吧。”乔以笙笑笑,拎上包,和莫立风一起下了车,“谢谢师兄。”

莫立风似有若无地点头,举步往里走:“早点休息。”

乔以笙跟在他身边,有点难为情地问:“师兄,你下周周日的时间能不能腾出来?”

莫立风:“什么事?”

乔以笙:“……那个,我订婚,想邀请你和老师都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既然刚刚在车上恰巧聊到爱情不爱情的,乔以笙认为现在邀请最合适,否则她正发愁该在什么情况下邀请莫立风才显得不突兀。

莫立风的脚步略一顿,下一秒直接点头:“可以。”

其他什么也没问。

别说,莫立风这种性格的人在这种时候可太人喜欢了,乔以笙要的就是不问东问西的反应,减少她的困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