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陆闯也弯腰挠了挠圈圈的下巴:“那你记得多随随你姐。”

乔以笙笑笑,走近一些,观察河水。

也就最多三米宽的一条河,水位很浅,目测半人高,水流特别清澈,可以看见河底堆积的淤泥。

小木船约莫一米宽,看起来就是专门用在这条河上的。

“河水流向哪里的?”乔以笙问。

陆闯轻扬下巴:“坐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将小木船往河里推,然后他先站上木船里,伸手牵乔以笙上船。

圈圈自力更生自己跳上去。

等乔以笙搂着圈圈坐稳后,陆闯取出船桨,开始划动。

河水流动的速度缓慢,慢慢悠悠的,没一会儿就晃得乔以笙又想睡觉。

圈圈从她的胳膊间伸出脑袋,好奇往河里看。

乔以笙不由圈它紧一些,生怕它一个不小心扑到水里去。

河岸两侧的树木种得非常整齐,阳光自林间的缝隙斑驳地倾斜,地上深绿的草隐隐约约蒙一层像霜一样半透明的光泽,令人脑海中莫名地闪现“绿野仙踪”四个字。

圈圈突然朝另一侧的岸边狂吠。

乔以笙循向望去,恰恰捕捉到一只松鼠蹿上树的影子。

陆闯只划了一会儿就没动了,因为现在是顺流,不太需要费力,河面的宽度也不至于偏航。

他姿态懒洋洋的,一只手伸了小半截手掌在河水里随着木船的移动而在河面划出水痕,漾起更多的水纹。

乔以笙瞧着,也尝试伸手。水挺凉的,现在六月的天气,即便山里的气温地山外低一些,也不至于这么凉,所以几乎可以断定是山上积雪的融水。

原本她还想往陆闯身上泼一泼的,现在作罢,免得他着凉。

陆闯反倒玩心大起,使坏地朝她的方向泼了一点,水花从她身侧掠过,乔以笙下意识间还是躲闪,而水珠也溅了两滴到她脸上。

“圈圈,咬他。”乔以笙给狗子下达指令。

她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圈圈竟当真对陆闯吠了两声,并挣脱乔以笙的怀抱扑向陆闯。

咬倒是没咬,但毫无防备之下,陆闯也是被扑得一脸懵。

圈圈的体重终归有些分量在,加上陆闯的身体猛地往后仰了一下,船身不免有几秒钟的剧烈晃动。

乔以笙即刻抓紧木船的一侧船沿,神经多少有些紧张。

陆闯发出一记轻嗤,一听就是故意的,甚至他还再主动晃了晃船身,用来吓唬她。

“你幼稚不幼稚?”乔以笙怒目圆瞪。

“你幼稚不幼稚?”陆闯反问,不再恶作剧了,但扯开圈圈的嘴角、掰开圈圈的牙齿给圈圈做各种鬼脸,分别就是在惩罚圈圈刚刚竟然来扑他。

说实话,乔以笙是心疼圈圈的。

但同时,圈圈的鬼脸确实可爱又好笑,它还一副不敢反抗陆闯的狗生无恋的表情。

乔以笙忍不住暂且加入陆闯的阵营,用手机记录下圈圈的每一个鬼脸,留存为圈圈的黑历史——噢不,应该是圈圈的美照。

她还计划把圈圈的一些照片发给李芊芊帮忙制作表情包。李芊芊很懂网络上的流行梗,更是制作表情包的一把好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