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她恰好问了阿苓关于宋红女的事情,或许她要到快结婚才能知道有陪嫁,那时候她措手不及,都不一定能推掉。

聂婧溪自己越过聂季朗向族里的叔公申请,估计打的就是这样的信息差和时间差。

甚至聂婧溪之前怂恿她选择陆闯,就可能已经藏了陪嫁的心思。

而对于乔以笙提前知晓了陪嫁,聂婧溪现在也没有太明显的反应,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淡定的。

她不慌不忙地说:“以笙姐姐,陪嫁是聂家的传统。”

“那我就要破了这个恶心的传统。”乔以笙觉得她不可理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作践你自己?聂婧溪,你漂亮、家世好、学历高,你想要谈恋爱、想要结婚,完全有机会遇到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偏偏主动申请给人当陪嫁?你是被聂家洗脑了吗?”

聂婧溪面色不改,很认真地反问:“以笙姐姐,你知道‘何不食肉糜’吧?”

乔以笙蹙眉,没接茬,静待她的下文。

聂婧溪注视着她,曼声道:“以笙姐姐,你从前的生活环境里接触不到这样的事情,所以你用你那边世界的标准来衡量觉得不可理喻、觉得难以理解。”

“确实难以理解,因为你理解不了生活在这边世界里的人,你可能以为多数陪嫁的人都是被迫的、她们都是痛苦的。实际上,她们原来的生活可能更痛苦。陪嫁反倒是她们摆脱痛苦、过上新生活的途径。”

“……”乔以笙微眯一下眼,“你的意思是,你在聂家过得很痛苦?”

“不是,我只是举例其他人。”聂婧溪否认,继而道,“我主动申请当陪嫁,仅仅是因为,我喜欢陆闯。”

呵。乔以笙轻哂:“我今天选的如果不是陆闯呢?你也要跟着我嫁?”

“不会的,以笙姐姐你肯定会选阿闯。”聂婧溪笑,“以笙姐姐你的眼睛又不瞎,怎么会选到其他人头上?”

乔以笙斜睨眼:“现在不管我选的是不是陆闯,我刚刚已经说了,我不生小孩,你没有陪嫁的必要。你没明白意思的话,我就再清楚地告诉你:即便我要生小孩,你也不可能给我当陪嫁。断了你的妄想吧。”

一直以来她和聂婧溪之间都算客客气气的。无论如何,表面上聂婧溪除了坚持要嫁给陆闯之外,并不讨厌,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表面聂婧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

她没想到率先打破平和的会是她。而她现在的态度和语气,完全可以说和聂婧溪撕破脸。

可在这种情况下,聂婧溪仍旧端庄又体面,很有耐心地尝试说服她:“以笙姐姐,陪嫁和小三、小四不一样的,你不用担心我会抢走阿闯。我只是陪你生活在陆家而已,让你不至于孤孤单单,被陆家人欺负了也没个照应。你不同意我替你照顾阿闯,我就不照顾。甚至如果你不允许我靠近阿闯,我也可以离他三米远。”

“你是神经病吗?”乔以笙倒也没暴跳如雷,乔以笙也是纯粹困惑地以平和的语气问出这句话,“你不过你自己的人生,非要这样子,图什么?”

“图什么……”聂婧溪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我就是……喜欢阿闯。我也没办法……”

乔以笙:“……”

她已经分不出来聂婧溪是装的还是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