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不,现在揉着她亲得正欢快的怎么能是小妖精?必须得是大妖精。

庞然大物的大。

被亲得实在受不了了,乔以笙悬于半空的脚又用比方才更大的劲儿踢了踢陆闯的小腿。

陆闯拖延了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极其情涩地舔了舔嘴唇,说:“成为未婚夫妻之后的第一吻。”

乔以笙:“……”

可把他给得意的。

乔以笙张了张嘴,想泼他的冷水。

陆闯的右手食指竖到她的嘴唇前,堵住她的话,斜勾唇道:“我知道你是形势所迫,为了不让陆家晟他们在再烦你。但陆家晟的小儿子现在和聂大小姐确实就是未婚夫妻。”

乔以笙斜挑眉:“很有自知之明。”

陆闯绅士地鞠了个躬:“多谢聂大小姐夸奖。”

“还油?”乔以笙再次踢了踢他的小腿,“油得能炒三锅菜了。”

陆闯弯腰捉住她的脚:“再踢,真被你踢瘸了,损失的可又是你。”

他捏在她脚底的指头似有若无地挠她,乔以笙痒得想把脚直接踹他脸上:“陆家晟的小儿子,你的时间剩不多了。到点了就离开我的房间。”

“陆家晟的小儿子时间用完了,还有我陆闯的时间。”陆闯饶有趣味地继续把玩她的脚。

“别贫了你,给你听一段录音。”乔以笙捡起梳妆台上的她的手机,递过去其中一只耳机给陆闯。

陆闯不用他的手接,而是矮下身体,侧过脑袋,将他的耳朵送到乔以笙的手边。

乔以笙翻了个白眼,故意很用力地把耳机戳进他的耳朵里。

陆闯:“啧,乔圈圈谋杀亲夫。”

“……”乔以笙用另一只脚踢了踢他的小腿。

她自己塞了剩余一只耳机,点开录音的播放——是不久前她和聂婧溪的对话。

乔以笙料到聂婧溪会来找她。当然,即便聂婧溪不找她,她也会找聂婧溪。

打开门和聂婧溪正面交谈之前,她就在口袋里把手机的录音功能设置好。她是猜测聂婧溪可能会绷不住,露出马脚,她当场如果没发现,后续还能再找找。结果聂婧溪很稳,仍旧只是痴心于陆闯。

稳就稳吧,乔以笙现在直接把录音给陆闯听,让陆闯进一步见识见识,他招惹上一朵多偏执多疯的桃花,省得她浪费口舌转述给他听。

她的转述,必然不及他亲耳听来得精彩。

陆闯倒是全程面无表情,录音播放结束后,他只有一个问题:“陪嫁是个什么玩意儿?”

“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乔以笙冷哼,“联系前后文你自己悟不出来?”

“什么鬼?真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陆闯皱眉,“大清都亡了几年了?”

“呵,这不是很清楚?装,还给我装。”乔以笙嗤笑,把阿苓给她解释的聂家里头具体的内容复述一遍给他听,包括他原本应该拥有娶一送二的福利告诉他。

陆闯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尤其得知方袖和杨芊儿是陪嫁时,他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