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笙姐姐。”聂婧溪轻轻朝她挥挥手。

坐在车里的宋红女推开车门下来。

乔以笙的内心不免烦躁。

她昨天晚上告诉聂婧溪和宋红女,这周周末不去她们那里,宋红女就有点意见,在聂婧溪的劝服下宋红女没再强求她,可今天怎么还找来她公寓……

她可以想象宋红女作为奶奶辈对失而复得的孙女的情感,但基于和宋红女没有感情,乔以笙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偏偏……这又是她成为聂大小姐必然得应付的事情。

乔以笙捺下情绪,上前。

聂婧溪告诉乔以笙,宋红女就是来看一看她公寓的环境。

“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是因为我们原本打算看完就走,但刚刚好碰到你回来。”聂婧溪解释,“你公寓的地址,是阿婆问小叔叔要的。”

宋红女习惯性地握住乔以笙的手,又是一通嘘寒问暖,好像就是认为乔以笙一个人无父无母租房子住工作忙肯定过得很辛苦。

多说无益,乔以笙也懒得再费口舌,礼貌地邀请宋红女和聂婧溪到她公寓里坐一坐。

聂婧溪说:“阿婆想再去以笙姐姐你们以前的家里看一看,看一看大伯伯生前生活的痕迹。”

乔以笙:“……”

宋红女眼睛红红的:“你上去吧,忙你的,我就拿着二爷给我的地址,到周围转一转,替佩佩看一看。”

话都到这份上,乔以笙只能说:“没事,我有空,我带你们一起去。”

今天不去,恐怕改天乔以笙还是得带宋红女进家门-

第三次回和爸爸妈妈的家,乔以笙又比前两次从容些。

她没带宋红女和聂婧溪上二楼。

除去乔以笙自己对二楼仍旧有些“近乡情怯”之外,私心里也是因为不想外人过多地踏足她和爸爸妈妈曾经一家三口的回忆之地,让宋红女和聂婧溪进入一楼,已是她最大的极限。

宋红女全程老泪纵横,最后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哭得不能自已:“……人老了,我这些天每天晚上都做梦,梦见佩佩问我大少爷的情况,我都不敢告诉佩佩,大少爷英年早逝。”

聂婧溪用手帕给宋红女擦着眼泪安慰:“往好处想,大伯伯已经和爷爷奶奶一家团聚了。”

“一家团聚的话佩佩怎么还会托梦给我。”宋红女长声叹气,“他们肯定是错过了。”

继而宋红女转向乔以笙:“二爷告诉我,你爸爸是车祸去世的?你跟阿婆详细说说,怎么就遇上意外了?”

乔以笙眸光轻闪,低垂眼帘,随口将警方定论的那一版告诉宋红女。

宋红女听完,又抱住乔以笙痛哭:“可怜孩子……阿婆的宝啊……”

乔以笙很难不被勾起情绪,忍不住落了泪。

聂婧溪带着哭到眼睛红肿的宋红女与她分道扬镳后,乔以笙反倒没有立刻离开,默默地由阿苓陪着,在灯光通明的家里继续坐着发呆。

后来是阿苓出了声:“大小姐,二爷的电话。”

乔以笙敛神,恍惚地接过阿苓的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