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吻你还少亲了两口。”

“……”乔以笙无语凝噎。

就是她起床刷牙之后,为了赶紧下楼来,敷衍了一点,结果他就追来讨债了。

乔以笙推开他走向玄关换鞋:“你是不是也该回疗养院扮演你的残废了?敬业点行不行?”

陆闯却把她从玄关拉回客厅的餐桌:“你既然都起这么早了,那把早饭先吃了再出发去工地。”

乔以笙真是要谢谢他:“早饭不是路上买了在车里吃?现在有什么能吃的?”

她话音尚未完全落下,就看见小刘进门来:“boss,姐儿,早饭送到!”

跟小太监报信似的……

陆大boss还整得特别奢华,将买来的早饭占满一桌子。

乔以笙只捡着快速吞咽的食物进嘴里,吐槽道:“太铺张浪费了你。有钱也不带你这么挥霍的。”

陆闯说:“也有Mia和狗子的份。”

乔以笙:“……你好意思让他们吃我们剩下的?”

陆闯:“你不是知道我脸皮厚?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乔以笙:“……”OK,她甘拜下风。

好在,陆闯的黏糊适可而止地结束在早饭结束后。

天知道她多担心陆闯要跟上车一起送她到工地。

为了奖励陆闯的懂事,乔以笙主动给他一个goodbye-kiss,羞得小刘连车门也忘记帮她开,慌慌张张地溜上驾驶座。

陆闯狭眸,瞥一眼小刘:“三毛确实到该处对象的年纪了。”

乔以笙乐呵:“你的团伙阳气太盛。”

“团伙?”陆闯玩味地于齿间品鉴她的用词,“别欺负我成绩比你差,这不是个褒义词吧?嗯?”

“嗯,就是贬义。”乔以笙要笑不笑的,上了车,隔着车窗最后丢话,“给你一个白天的时间,你这个团伙头目自己想清楚,要怎么跟我坦白从宽。”

陆闯眉尾斜挑,似乎在思考她所指为何。

乔以笙关上车窗,吩咐小刘启动车子。

而车子行驶没多久,乔以笙就困了。

从Mia家到工地将近半个小时的路途,乔以笙坦然地补了个觉。

补觉的结果却是抵达工地的时候乔以笙不如先前清醒,进到办公室落座工位里,五分钟之内打了三个呵欠。

第三个呵欠打得乔以笙的眼泪都出来了,最窘迫的是等她一凝睛,发现莫立风的视线正好落在她的脸上,收尽她打呵欠的模样。

“师兄早。”乔以笙即刻起身,关切,“你的身体还好吧?”

莫立风可是难得来得比她迟。

周六他在消息里说他没事之后,乔以笙也没再分出心思。

“嗯。”莫立风很淡地回复。

乔以笙打量他的脸色,看起来挺正常的,便放下心。

然后她新一周工作日的周一早上,首先就是跟李芊芊道歉。

周六她丢下李芊芊提前离开会场不说,后面的论坛资讯整理乔以笙也因为给陆闯过生日而没有参与,李芊芊帮她抗下了她那部分任务。

在工作上,乔以笙第一次如此不负责任。

也就是她运气好,遇上了李芊芊如此好说话的同事。

中午午休期间陆闯给她发消息时,乔以笙把这笔账算在陆闯头上。

陆闯全盘接收:【嗯,怪我,下次、下下次、以后的每一次,都怪我】

乔以笙才不跳进他挖的坑里:【你还想有下次、下下次、以后的每一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