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说她吗?乔以笙想瞄一眼陆闯。

录音是外放的,她听见了,陆闯也听见了。

陆闯的第一反应伸手要关掉录音。

乔以笙赶忙制止:“不是说陪我一起?”

录音还在继续——

Mia:“她是位年轻的女孩子?”

陆闯:“……嗯。”

Mia:“想她,就去见她。”

陆闯:“……见不到。”

Mia:“她现在在哪里?”

陆闯:“……另一个男人身边。”

乔以笙:“……”所以,真的是在说她。

她转头,对视上陆闯的双眸。

陆闯别开了脸。

乔以笙顺着这个时间又往后挑着听。

他和Mia的交谈中不断地提及她,Mia好像抓住和他沟通的切入点,每次开场第一句都是问陆闯:“这几天你又想她了吗?”

陆闯的回答,有时候是很冷漠的“没有”,有时候是没什么情绪的“昨晚在梦里见到她了”。

乔以笙翻阅录音对应的就诊记录,看到Mia在治疗方案的部分,除去开具一些药物,着重标注了一件事:【多和患者聊聊“她”】

乔以笙很难不惊讶。

之前虽然她猜到,肯定会提到过她,毕竟当初Mia虽然不知道“圈圈”是她的小名,但Mia是清楚有她这么人存在的。

但乔以笙未料到自己在陆闯的诊疗记录中占据如此大的篇幅,也好像……特别地重要。

而紧接着乔以笙又听到一段对话——

陆闯:“她今天很开心。”

Mia:“你怎么知道?”

陆闯:“我看到她发的朋友圈了。”

Mia:“发的是什么内容?”

陆闯:“花花草草蓝天白云,她生活的琐碎。”

Mia:“怎么看出她是开心的?”

陆闯:“感觉。”

Mia:“那你看完她朋友圈的感觉是什么?”

陆闯:“也挺开心的。”

……

这样以病患状态和Mia说话的陆闯,乔以笙是陌生的。

陌生得令她怀疑究竟是不是陆闯。

乔以笙以为她已经把他扒得差不多了,不会再那么难受了,可真正面对这些病历资料时,她发现,她还是低估了陆闯曾经的灰暗、高估了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录音被陆闯关掉了,他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睡觉吧。你是真的不想起床上班了?”

怎么反倒成了他来转移她的注意力、来安慰她?乔以笙控制不住鼻酸:“……你怎么看到我朋友圈的?”

他们之前明明没有互加微信,微信是年初她为了约他,才主动申请他的好友验证,不是吗?

问完,乔以笙就自行猜测:“你是不是有另外的微信小号,早就偷偷加了我?”

陆闯沉默,显然是默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