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闯的手指猛地弹一下她的脑门,轻嗤:“傻了吧你。”

“疼。”乔以笙一边掉眼泪一边恼他,“你才傻,傻得要命,世界无敌大傻蛋。”

陆闯的手指立刻又摸上她的脑门,唇角勾起:“什么时候学会骂人的新词了?”

乔以笙掐他的腰:“你给的灵感。”

陆闯倏地露出嫌弃的表情:“乔以笙,你鼻涕泡都哭出来了。”

乔以笙一惊,马上收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然后意识到自己上了陆闯的当,当即揪起他的衣服将她的眼泪全擦到上面去,作为对他的报复。

陆闯就着她低头的姿势,吻上她的额头:“你怎么就不是傻了?有什么公不公平的?是我单方面先喜欢你的,如果讲究你说的这种公平,我早就把你绑来,逼你也必须立刻喜欢上我。”

乔以笙抬头:“我怎么觉得,逼我也必须立刻喜欢上你,才是蛮横霸道的陆大少爷应该有的行为。”

陆闯:“……”

可在感情上,他的内心是自卑、敏感、胆怯的,注定了他以前没有那么做,只是远远地站在角落里看着她。幸好,幸好他们绕了一圈,还是走到了一起,她没有过错他。乔以笙在他腿上往里蹭了蹭,搂住他。

陆闯这时改了口风,很无赖地说:“我突然觉得确实很不公平。”

乔以笙:“……”

陆闯:“所以你要补偿我。”

乔以笙:“……”

陆闯:“补偿的方式是你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加倍地喜欢我。”

乔以笙:“……”

陆闯:“具体落实在每天至少早中晚三次亲我、跟我说你很想我。一个星期要和我保持起码三次的X生活。”

乔以笙打了个呵欠:“好困啊,不行了,还要早起上班,我得睡觉了。”

她从陆闯怀里起身,才走出半步就被陆闯从身后捞回他怀里:“乔以笙你休想赖,是你告诉我我怎么贪心都不为过。怎么?下了床你就不认账了?果然是花言巧语欺骗我?嗯?”

也不知道为什么,乔以笙就变得跟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了陆闯的身前,而陆闯就这么熊抱着她离开诊疗室走向二楼。

乔以笙嫌弃:“你一个大男人提那些要求,腻歪不腻歪?黏糊不黏糊?”

陆闯乜斜眼,哼哧:“不腻歪,不黏糊,怎样?”

乔以笙假装没听见,捧住他的脸,掌心肆意揉捏挤压他的脸,让他的脸变形,她边玩边笑。

甫一进入房间,陆闯勾起后脚跟关上门,直接以这种熊抱的姿势带着乔以笙一起翻倒进床里。

面对面,两人四肢缠绕相拥在一起。

一时之间鼻息相抵呼吸相闻,谁也没说话。

陆闯的手指轻轻勾住她耷拉在脸颊的发丝,挽到她的耳后,指头并未立刻离开,而是捏了捏她的耳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