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他一个独自处着,显得孤零零。

乔以笙心底暗笑:卖什么惨。

因为阿苓的阻拦,大家伙并没能太靠近乔以笙。

乔以笙自顾自落座餐桌前。

他们一个个全不是空手来的,带了早餐给她。

乔以笙一份没动,只吃陆清儒的那位保姆做的。

虽然隔开了他们人,但没办法隔开他们的声音,一个紧接着一个关心宋红女的身体状况,送药的送药、送补品的送补品。

乔以笙不替宋红女代收,只让他们自己送给宋红女。

他们紧接着便送给她的礼物。

礼物之中看起来最寒酸的就是陆闯的那一份——又是一束油菜花。

也正因为是最寒酸的,所以是最独特的,遭到其他人的阴阳怪气。m.xsw5.com首发

“要不怎么说陆闯表弟从前最受女人欢迎、前女友也最多,论别出心裁,我们都输给陆闯表弟了。”余子誉表现得对陆闯甘拜下风,“我们都认为越贵重越稀罕的玩意儿才配得上聂大小姐,陆闯表弟反其道而行,反而显得好像比我们用心。”

有人附和:“我记得婧溪小姐直到和陆闯订婚之后,陆闯堂弟也讨厌婧溪小姐,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也是我们太天真了,没有陆闯段位高吧?我们人人都对婧溪小姐以礼相待,独独陆闯和我们不一样,是我我也会首先注意到陆闯。”

有人维护陆闯:“当着聂姐姐的面你们就别吵吵嚷嚷了。追女孩子也是一种本事,陆闯堂哥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是陆闯堂哥厉害。堂嫂和他孩子掉进江里尸体到现在也没找到,好不容易陆闯堂哥因为聂姐姐情况有所好转,我们应该为陆闯堂哥高兴。”

紧接着那人就主动关心陆闯:“堂哥,听说你最近复健得很积极,复健的情况也相当乐观?”

陆闯比上一次的招亲大会更显得人模狗样,抛开坐轮椅不谈,和过去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浪荡子形象别无二样。

什么低迷、什么颓丧,完全见鬼去了。

他单边手肘撑在轮椅的扶手上支着下巴,姿态特别恣意,仿佛他坐的不是轮椅,是一把国王宝座般的豪华高背椅。

从乔以笙出现起,他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地对乔以笙目不转睛,似乎真的被乔以笙完全迷住了。

现在别人和他讲话,他的视线也没离开乔以笙身上,语调还特别拽,充满嘲讽:“是啊,复健状况良好,你们再不努力加油,就真的连我一个残废都竞争不过了。”

正在吃饭的乔以笙因为的行为差点呛到。

先不论他关于复健的回应是真是假,即便是假的,他也在把他自己往火上架。

怎么回事啊他?找借口出席招亲大会、混在名册里来追求她也就罢了,怎么还干上这种招人恨的事情?嫌他这个靶子不够醒目吗?

乔以笙有些生气,下意识探一眼他。

恰恰隔空碰上他的视线。

而他因为她看过去,煞有介事地对她高高挑了挑单边的眉梢。

可以说是暗送秋波,也可以说是不顾被人察觉猫腻的危险,在众人眼皮底下与她调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