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陆闯也继续回了一条语音过去:“你确定我旺盛的只有分享欲?”

杭菀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陆闯对着手机笑。

“二嫂。”收起手机的同时,陆闯也收敛神色。

“和乔小姐聊天?”杭菀猜测。

陆闯没有回答,说:“我正好找二嫂你有事。”

“什么事?”

“还是想让二嫂帮我介绍医生。”陆闯说,“我自己查了查,要挂的应该是泌尿外科。”

杭菀怔愣:“你又怎么了吗?”-

陆闯的一句“你给我等着”,让乔以笙很担心陆闯每天晚上都要来她宿舍窜门。

别说乔以笙身体受不了,更关键是影响她的工作。休息不好不仅仅影响她白天的工作,也影响她每天晚上给自己安排的画图时间。

乔以笙都打了腹稿,打算等晚上他出现时,和他商量制定恋爱规则,然而陆闯并没有按常理出牌。

在乔以笙关掉房间的灯准备睡觉时,陆闯才掐点打电话过来:“没去陪你睡,你别太想我。”

很难不怀疑,他在她房间门口也装了摄像头,才能精准地把控她的作息时间。隔着电话,乔以笙翻他白眼:“没你陪,我能睡得更好,谢谢。”

陆闯啧声:“乔以笙,你对一个病人讲出这么无情的话,也不怕伤他的心、加重他的病情?”

乔以笙无语:“……你不要脸起来,连病都可以拿来利用了。”

陆闯哼哧:“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

毫无顾忌地信口地以此开玩笑,说明他渐渐走出对他自己病情的敏感了吧?对比从前他的跳脚,乔以笙心底暗戳戳欣然。

乔以笙叮嘱:“坚持去Mia那里报到,好好吃药。”

陆闯不爽:“用得着你说?我就那么让你不放心?”

乔以笙反问:“你哪一点让我放心了?”

陆闯又迅速地从不爽变成很爽:“嗯,那你记得每天关心我。”

乔以笙反倒嫌弃起来:“醒醒,你都28岁了,不是8岁。”

陆闯:“28岁的成熟男人就不需要女朋友的关心了?”

乔以笙:“你这句话像是‘28岁的成熟男人’讲出来的?”

亏他还有脸特地强调。

就这么进行了约莫十分钟没有太大营养的对话,乔以笙得以去睡觉。

接下来几天,也都是这样,陆闯白天给她发发微信消息,她看看他小号的朋友圈,晚上两人打一通睡前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