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抵达工地,两人走向办公室的途中,乔以笙补给莫立风一句那天就应该礼尚往来讲清楚的话:“我也是最近才和聂家有点关系的。我爸爸是聂家丢失多年的儿子,和聂季朗是亲兄弟。”

她不知道莫立风是否已经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到这件事,但这是对莫立风主动告诉她他和聂季朗关系的回应。

而回应的目的,在于无论她的感知是否出错、莫立风是否不喜欢聂家,她希望不会影响她和莫立风原本友好的师兄妹关系。

莫立风闻言瞥她一眼,浅淡点头:“嗯。”

然后他又转回专业话题上:“我让人把我另外一些手稿也寄来了。有需要的话找我拿。”

“!!”乔以笙和捞到宝贝无异,满怀欣喜,“好的!谢谢师兄!”-

不用怀疑,她和莫立风一起上班的行为,又一次惹来某位醋王的问候:【你和莫立风在车上都聊了些什么?】

乔以笙无语又无奈:【小刘没有偷听到之后汇报给你?】

陆闯:【我又没有让小刘监视你?】

这也算是他的侧面澄清,澄清他虽然占有欲强,但没有变态到监视她一举一动的地步。乔以笙实话告知于他。

陆闯倒没胡搅蛮缠,回复她说:【旧房改建,你也可以问问我的意见】

乔以笙:【你什么时候涉猎建筑界了?】

陆闯:【我没涉猎建筑界,但你在设计的旧房,未来是我们俩的婚房之一,我有资格提意见】

乔以笙愣了两秒,脑筋转过弯。是的了,聂婧溪说过,老房子是聂奶奶送给孙女的婚房。

她故意泼他冷水:【你只是我的男朋友,又不是我的未婚夫,我都不一定和你结婚,怎么就成我们俩的婚房了?】

陆闯:【乔以笙,给你一次重新说的机会】

瞥一眼对面工位里已然进入工作状态的莫立风,乔以笙结束和陆闯的闲聊:【我上班了】

陆闯还是再发来一句:【乔以笙,真心话:你是不是很崇拜莫立风?】

乔以笙心底默默叹气:【从专业上来讲,他值得我敬佩。但敬佩和崇拜是两码子事】

陆闯总算放过她:【嗯,如果你有崇拜的人,那个人只可能是我】

乔以笙:“……”

这话放得,他是不是自恋过头了?

但很快,陆闯就让乔以笙见识到他是有底气这般自恋的——

周五傍晚下班,乔以笙照旧准备坐小刘的车去Mia家,上车的时候发现,驾驶座里的司机不是小刘,而是渔夫帽和口罩加身的陆闯。

这几天他没出现,以为他是低调了,结果是越来越明目张胆。

乔以笙系着副驾的安全带:“又重操旧业开顺风车了?”

陆闯自帽檐下露出他锐利的双眸,否认道:“接女朋友下班。”

相当炫耀的口吻。

乔以笙要笑不笑的,说:“小伙子有出息,竟然交得到女朋友。”

陆闯:“……”

“女朋友一定很漂亮也很优秀吧?”乔以笙发誓,她的自恋是被陆闯传染的。

陆闯陪她戏精:“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不可能不漂亮不优秀,不仅漂亮又优秀,其他方面也全是最好的。”

乔以笙老神在在的:“小伙子很有福气啊。”

陆闯伸手便将插好吸管的AD钙奶塞进她手里,斜勾唇:“是,老婆婆你说得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