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礼服的领口比较大,不用担心被脸上的妆蹭到,所以乔以笙是先化妆、做发型。

而订婚果然是个大日子,她还只是在化妆造型阶段,就一再遭人打断——这一回打断她的是余子誉。

余子誉直接了打电话过来。

乔以笙自然是没存过余子誉的号码,她是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电话,才接起陌生号码的。

“聂大小姐,是我,余子誉。”

余子誉的声音一传过来,乔以笙就想挂断。

“别挂,乔小姐,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受骗,把我偷偷拍到的照片发给你。我大表舅为了让订婚宴能顺利进行,一定会下令谁也不能透露到你那里去。你看过照片之后,还是赶紧自己过来一趟吧。”

“……”这并不难猜,还没听完的时候,乔以笙就知道陆闯那边多半又有幺蛾子了。

在化妆的缘故,乔以笙不能让手机蹭到自己的脸,所以刚刚她的手机是由欧鸥帮忙摁的免提,欧鸥便也听到了来电内容。

“干什么?又有陆闯的风流债找上门?”欧鸥问,“让他发来看看呗,我正愁无聊呢,解解闷也好。上一出大戏我错过了,这一出我非得乐呵乐呵。”

乔以笙也觉得看一看无所谓,如欧鸥所言,看一看陆家这群人为了阻止她和陆闯订婚抢夺未婚夫的位置,又给她上演什么猴戏,确实可以乐呵乐呵解解闷。

结果点开余子誉发来的照片之后,乔以笙的眼皮狠狠一跳。

欧鸥已然破口大骂:“p图吧这是?!”

乔以笙只庆幸不久前杜晚卿已经被聂季朗邀请出去喝下午茶,现在不在这里头,否则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杜晚卿解释。因为她也需要陆闯给她一个解释——照片里,聂婧溪和陆闯躺在同一张床上。

即便乔以笙相信陆闯,照片在第一时间对乔以笙的冲击也是特别大的。她根本坐不住,立即再尝试拨打陆闯的手机。

又是无人接听。

乔以笙根本坐不住,立刻问余子誉:“人在哪儿?”

她走出去的时候,在外间正和聂季朗一起喝着下午茶的杜晚卿问她怎么了。

乔以笙安抚道:“没事,舅妈,陆闯那边找我有点事,我让欧鸥陪我过去看看就回来。”

杜晚卿没有再多问。

聂季朗虽然也没细问乔以笙,但提醒乔以笙把阿苓带上。

乔以笙倒是本就打算带上阿苓。毕竟确实还无法认定,余子誉发来的照片是真是假,余子誉又是否是故意引她过去,安排了诡计。

途中乔以笙却是遇到了以陆家晟为首的陆家人。

陆家晟是在找陆闯。但其余陆家人和陆家晟似乎并不是一路的,陆家晟明显不希望其他人跟着。

余亚蓉偏要说:“大哥,我们也是好意,听说阿闯不见了来帮你一起找。他可是准新郎,没了他订婚宴可怎么办?”

这么大的阵仗,再结合方才的照片,乔以笙的预感很不好。分明是故意聚集了这么多人去捉奸的吧?

可是时间线上岂不是很奇怪?既然一大群人还没找到陆闯,余子誉就给她打电话还给她发照片?算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