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登时转身。

陆闯挤开堵在门口的其余人等,趿着拖鞋形散意懒地走进房间里。

特地发微信让她等着被他帅晕,可他现在看起来分明还没有开始为订婚宴做准备,穿的是很简单的T恤和休闲裤,头发湿湿的,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潮气,好像刚刚洗完澡。

他的眸色异常地深沉,隐约多出一丝她所瞧不分明的复杂,隔着距离无声地对视一秒,陆闯率先错开眼,视线落到余亚蓉等人身上。

乔以笙微蹙眉,心思转了转,继而望向后面的戴非与。

戴非与是和陆闯一起出现的,手里还牵着圈圈。

堵着门口的陆家人因为圈圈的出现又自动退避了两三步,这使得大摇大摆的圈圈跟个老大哥似的,所经之处人们自动恭敬地让道。

戴非与没进门,在门口停住,顺便拽住了圈圈。

被拽住的圈圈在两种状态之间自如地来回切换:对着乔以笙是拼命摇尾巴示好,对着其他人是凶巴巴地狂吠。

耳朵里乔以笙正听陆家晟发火问:“你跑去哪里了?!一大家子的人到处找你!你怎么连手机也不接?!”

陆闯吊儿郎当道:“我和以笙的表哥到外面遛狗,没注意手机。怎么了?找我什么事?还一大家人一起找我?”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陆闯解释的同时,戴非与无声地朝乔以笙耸耸肩。

即便戴非与不耸肩,乔以笙也听得出来,陆闯在睁眼说瞎话。

陆家晟还在骂陆闯:“你这时候遛什么狗?!一会儿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不是让你老老实实去准备?!你现在什么鬼样子?!”

陆闯说:“我遛弯狗浑身是汗,太热了,冲个澡也不行?难道你要我一身臭味去订婚宴上面?放心吧,我这边就是换个衣服梳个头,很简单的,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完全来得及。”

可乔以笙看见他的额头上依旧在冒细汗。冲完澡了还热成这样吗?而且现在这室内是有中央空调在运转的,气温并不高……

“姑姑,你找我也只是为了我的订婚操心吗?”陆闯转回和余亚蓉的对话。

余亚蓉打量着陆闯:“阿闯,你是不是刚遛狗回来,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自己去哪儿了,当然是我自己最清楚。”陆闯丝毫不遮掩他语气中的好笑,“姑姑认为我不是去遛狗?那我是去哪里了?”

余亚蓉朝堵在在门口的陆家人轻扬一下下巴:“这么丢人的事情,我也不好当着以笙的面讲,丢的是我们陆家的脸。你自己去看看大家手里的照片。”

“什么照片?”陆闯直接对余子誉伸手,“子誉表哥你也有吧?”

余子誉从方才起脸色就很不好看,这会儿大概是抱着垂死挣扎的心理,还是把手机的照片递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